噼里啪啦草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抱着撒野不肯撒手。

🌸『10年後の私へ,今は幸せでしょうか?』🌸
============================
【出镜】校服纲吉-cn:淳兮
                 西装纲吉-cn:落幕
【摄影】雷狼
【后期】最上和妍
【后勤】壹秋 、嗷呜
============================
🔥这边忘了发(……) 我永远爱纲吉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终于出了一套纲吉的片子了 是脑洞向w 成片还在施工中

Take Me Hand

Take Me Hand
/沢田纲吉10.14生日快乐
/2727
/私设成山

_00  
『Remember,
The day,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_01

  明明雨季已经过去了好久,那股潮湿气息却不知为何仍旧笼在心头,湿漉漉且沉甸甸,如同一团浸水的棉花团严实地盖在上边,偶尔也会让人生出几分烦躁。

  沢田言纲想或许他是病了。

  在雨季时那无意倾斜的伞面的那个瞬间,他被他的无心之举传染,继而酿成了难以治愈的疾病。

  「喜欢。」

  他稍稍侧过身用手按住突然加速的心跳,努力平复骤起波澜的心情,接上断裂的节点同对方若无其事地聊天。幸好对方并未在意他话语间的断续,只是一如既往地笑着讲着前一晚母亲制作了他喜欢的料理。

  伞面突然稍稍晃动了一下,对方蜜色的双眸浮出几分歉意,很快又稳住了手。沢田言纲抿了抿唇,抬手握住后半截伞柄,对方讶然地松开了手,令他如愿以偿地调整位置。手掌附上对方原先握住的位置,尚未散去的温度将他心头熨地一片热烫。

  “我果然很废材,连伞都撑不住。”对方苦着脸自嘲。蓬松的褐发沾了点雨滴,闪出些晶莹的光泽,让沢田言纲渴望伸手去轻轻地揉弄。

  但他到底忍住了,只是弯起一个浅淡的弧度回复道:“我撑就好。”

  ……其实他想说的明明是——

  「你很好。」

_02

  每次数学小测发下来后,沢田言纲的位置总会被拿着试卷跑过来同学围着。讲解题目的耐心他倒是有,但他总会不自觉地在讲题的间隙偷偷往斜后方瞄几眼。

  嗯?纲吉居然在看试卷。

  啊,纲吉居然打开了课本。

  不出所料的又很快合上塞回去了。

  纲吉又趴桌了,等下别睡着了压麻了手。

  啊,看过来了。

——??!!看过来了???!!!!

  沢田言纲匆匆忙忙地想收回视线,不曾想对方只是弯起了圆润的眼弧,朝他露出了一个疑惑笑容。

  暴击。

  假装没看到扭回头是不可能的,沢田言纲将手中的卷子稍稍举起,用笔尖示意了一下,于是对方一如他所料的那样瞬间垮下笑容苦兮兮地瘫在桌上。

  逃过一劫了。

  沢田言纲暗自松了一口气,脑海里却开始自动重播刚才的每个画面,一帧一帧,最后定格在那个弯起的笑颜。他努力扭回心思,投进数学的世界,企图用枯燥的数学题压住加快的心跳。

结果当然是显而易见的失败。跑来问问题的同学发现了他的心不在焉,恰好下节课是体育课,再不去换运动服就赶不上了,于是便向他要走了卷子离开了。

他起身,走到还瘫着思考人生的沢田纲吉身旁,朝那蓬松褐发伸出去的手硬生生在半途转了方向,改为敲了敲桌面。

沢田纲吉半抬起头瞥了眼对方撑在他桌上的手,掩藏在手臂后的唇绷紧了几分。但他只是顺着沢田言纲的催促站起身子跟着去换好了运动服。

_03

  踏着上课铃的末尾,两人顺利卡点到达体育馆,排进了队伍的最后一排。

  今天的体育课安排正好是随机组队打排球比赛,沢田纲吉安心地缩在最后一排,但是显然他忘记了站在自己身旁的沢田言纲是个存在感极其强烈的家伙,哪怕前边还有五颜六色的脑袋,体育老师还是第一眼瞄准了他点名。于是离他最近的沢田纲吉也自然而然地被拎着组了队。
  对于一个连跳马都跳不过三级的废柴来说,被分配到一个十分划水的位置是十分在理的。沢田纲吉乖巧地窝在侧边,跟着大部队时不时挪一下位置,倒也是挺悠闲。

——毕竟有运动神经一流的沢田言纲在嘛。

  “沢田——!!!”

  同伴疾声大呼,沢田纲吉愣愣地看着球往着自己的方向冲来,下意识抬手顶了一下,恰巧把球送到了沢田言纲的斜上方。于是一记凶狠犀利的扣杀结束了比赛,赢得场外一片喝彩。

  沢田纲吉却在笑闹声中愣了神。他偏过头去看被同伴围住的沢田言纲,对方抿着唇仍旧一副冷淡的模样,仿佛方才跳起的那一瞬勾起的笑只是他的错觉。

_04

『Take my hand now,

Stay close to me,

be my lover.』

_05
 
  沢田纲吉开始观察沢田言纲。

  至于原因其实他自己也没搞得多明白,不过就是想了一晚上那个勾起的弧度,和……对方跃起扣球时扬起的衣角下紧实漂亮的肌肉弧线。这样的后果就是早上睡迟了匆匆忙忙咬着面包冲出门外,却发现沢田言纲仍旧站在墙边等着他,刹那间什么话也说不出,只余一句干巴巴的“早安”。

  “早。”沢田言纲对于他略微僵硬的动作只当是起晚了脑子还没完全清醒,还颇为贴心地分走了他拎在手上的便当盒。

  沢田纲吉捏紧了手指——刚才不经意间触碰到了对方温热的指尖,那抹温度仿佛同他的心理产生了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竟让他感觉到些微的酥麻。他偷偷瞧了一眼身旁的沢田言纲,意外地捕捉到对方微微翘起的嘴角。

  有些事情就藏在每一个尚未被察觉的角落,但当你有心去观察时便会发现,原来一切都那么醒目。或许只是一个抬眸,亦或许不过一个简单的触碰,在有形或无形的接触间,有这样一簇绚烂的火焰在静静跃动。

_06

  沢田纲吉思考了一天又一天。

  或许是时候让那簇火焰愈发壮大夺目了。

_07

  又是一场雨。

  沢田纲吉想起了那把被自己遗忘在玄关的折伞,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他比沢田言纲早离开了几分钟,最终只能站在屋檐下望着雨幕发愁。

  雨伞撑开的声音在此刻显得尤为明显。沢田纲吉寻声看去,只见晚了他几分钟的沢田言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赶上了他,正撑开了伞挡在他头上。

  不大不小的雨势减缓了两人回家的速度,沢田纲吉同沢田言纲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忽而瞥见握着伞柄的手,不由得停下了话语。

  “……怎么了?”沢田言纲疑惑地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妥。

  “啊、只是突然想起来,那天言也是这样呢。”沢田纲吉含糊地感慨一句,而后眯眼笑了起来,“不过我觉得,这样少了点什么。”他抬起了手,在沢田言纲惊愕的目光下轻巧地搭在伞柄上,不偏不倚,正好握住了沢田言纲的手。
 
  “我猜,那天的言,是想这样做吧?”

  “……不止。”沢田言纲梗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话语间满是颤动的欣喜。空闲的左手越过沢田纲吉的视线,目标明确地直奔他蓬松的发顶,然后轻轻地揉了揉,“我一直很想说的是,

  “——你很好。”

  那双漂亮得不可思议的焰色眼眸中,盛满了认真与喜爱,在氤氲的水汽中折射出动人的光彩。

  “……什么嘛。”沢田纲吉撇开头嘟囔着,耳根却悄悄染上了浅淡的红。

_08

  雨幕包裹了整个并盛,送来丝丝寒凉。而在那伞下的方寸世界里,紧握的双手让一切,暖意横生。

                                                                -END-

#1014沢田纲吉生日快乐# #2727# 爆肝在凌晨3点终于写完了生贺!!!!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动过笔了也不知道自己写成了什么样[打脸] 总之祝my纲吉生日快乐!!!!!今年依然爱你!!!!明年也请多指教!!!!!!!!

蹄太太的纸胶带是真的好看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浮光

/朝俞
/瞎写随意看看
/ooc老手
  
  大二这年的暑假终于姗姗来迟。按理讲其实别的学生早就放了假在天南海北地浪成海洋里头的大浪花,哪成想他俩一个被教授扣下来留着做实验,另一个也被导师强硬地推去社会实践卖保险,忙得天昏地暗别说浪花了,一点泡沫星儿都见不着。
  当挂历翻过一页哗啦哗啦进入八月份,贺朝谢俞才迎来了短暂的假期。算一算也就十天左右,比国庆小长假好不到哪去。
  好不容易松了下来,两人自然选择在家里先睡个海枯石烂的,期间又怎样动手动脚做了什么友好的肢体交流自是不必多说。
  这天难得是个温度宜人的天气,大概是前些日子有台风造访了隔壁省,顺带也给这边的发烧天气降了降温。层层叠叠的云层尚未散开,远方自云隙间散落的阳光缥缈如纱,不经意间勾起了人的好心情。
  谢俞迷迷糊糊地被不知道又抽什么风的贺朝闹醒,明明午觉才睡下没一个钟,他眯着眼起床气发作,抬手就就毫不客气地往蹭在他颈侧的脑袋瓜上敲去。
  “谋杀亲夫啊——”贺朝装模作样地干嚎几声,嚎完继续锲而不舍地骚扰他家小朋友,直到对方神色终于清明才停下煽风点火的手。
  瞎闹腾了半把个小时,贺朝终于拎着谢俞跑到新落成不久的公园,租了个双人自行车悠哉悠哉地沿着单车道往公园深处溜达。贺朝跑去租的车是那种自带音响两人排排坐的小蓬车,当他推着正放着震天响的烤面筋的小蓬车往谢俞那边走的时候,谢俞没有半秒犹豫直接扭头就走,丢人。
  最后贺朝在谢俞的冷漠脸下委委屈屈地把在他眼中时髦又有魅力的小蓬车换成了单排双人自行车。
  新建好的公园不愧是政府重点项目,那一草一木看起来就是花了大手笔的,环境自然好得很。穿林清风拂面,将城市热浪挥洒得只剩零星慵懒的暖意。
  贺朝正要趁着这股突如其来的兴致发挥他卖保险的语言表达能力来一篇即兴小作文,刚说出一句“贺朝夫斯基曾说——”便被谢俞眼疾手快都探过身来捂住了嘴。他倒也习以为常地咽下了后边的话,毫不含糊地往他家小朋友手掌心里吧唧亲了一口。
  接下来的路程贺朝也没再发骚,安安静静地就这样骑到了尽头。贺朝把着方向刹住车,将背包里的水瓶拧开递给跳下车的小朋友,见他唇瓣被水渍晕得晶亮,忍不住凑过去讨了一个黏黏糊糊的亲吻。
  风势稍大,贺朝一副没骨头的懒相靠在谢俞身上,伸手捉住了小朋友骨节分明的手一下一下地捏着。谢俞烦了便一把反握住他的手指递到唇边浅浅地落下一个吻。
  厚重的云层伴着风次第散开,阳光乍泄,顺着枝叶繁茂的大树散了一地。被叶片割裂的光斑滑至谢俞乌黑的羽睫,错乱的光影将那双本深邃冷冽的眼眸衬出浅淡的温柔,微亮的眸光宛若沉入河底的碧玉,浮光跃金。
  “谢俞。”
  贺朝突然认真地喊着他的名字,将深似潭水的情意揉碎在唇齿间。
  “我要的不只是朝朝暮暮,
  “我要抓住你的年年岁岁,
  “一辈子都不松手。”
  
                                                        -END-

头一次产朝俞粮……[紧张.jpg]
  

Gotta Have You

/飞丞飞
/胡乱摸个鱼
/ooc老手
  
  「Gray' quiet and tired and mean.」
  蒋丞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睡懵了头还是帮顾飞玩弱智爱消除玩得智商下了降,划拉着微信联系人手一抖就点进了他那个傻逼弟弟的微信号里,本该直接点退出的手指鬼使神差般点进了对方的朋友圈。
  在他印象中对方也不是个爱玩的主,虽然他也没生出半点要深入了解对方的心思。他弟发的朋友圈也不算多,基本是吃了啥有什么新感悟末了还有条心灵鸡汤。蒋丞不感兴趣地继续往下划拉一把,也没看到继续加载出来的内容。视线往底部扫了扫,手指顿时僵住了。
  【非好友最多显示十条朋友圈内容】
  一口气生生卡在半拉,蒋丞闭了闭眼,好歹将那口气顺了出去,却剩了根刺直挺挺地戳在心口,不怎么疼,却让人浑身不舒爽。
  “……操。 ”最终蒋丞抿着唇面无表情地将对方删除好友,随手把手机丢到一边倒头瘫在床上烙着。
  
  「Picking at a worried seam,I try to make you mad at me over the phone.」
  这种时候蒋丞就分外想念顾飞,哪怕只见着根头发丝儿也能让他开心一阵。但顾飞今天带着顾淼去康复中心了,说也不费事就没让他跟着去。
  他在床上又翻了几次身,把被子踹到地上几次又顽强地抻着腿用脚趾勾住扯回了床上。直到他感觉自己在这儿烙饼似的都快烙焦了才猛地一撑胳膊一股脑地爬起来换了身衣服哒哒哒地跑出门。
  “你大爷的!”蒋丞骂了句脏话,也没感觉心情美妙起来。他边跑边摸出手机点开顾飞的号码,刚准备摁下顾飞的电话反而先一步过来了。
  “男朋友,”顾飞喊了一句,背景夹着风声,听着像是正骑着摩托,“我就到你楼下了,一起吃个饭呗。”
  一声“男朋友”像是裹了什么特效降火药,唰的把他的心头火灭了一半。蒋丞笑了一声,答应下来,随后又接了一句:“就吃个饭啊?”
  “包括,但不限于吃饭。”顾飞跟着也笑了起来,为了避免两人又像俩傻子笑个半天,他道了个别便挂断了电话。
  
  
  「No' nothing else will do,I've gotta have you.」
  轰轰的引擎声靠近,顾飞稳稳地停在楼道口。刚摘下头盔就看见自家男朋友气势汹汹地从楼道旁的阴影处走过来,还没来得及说句什么便被对方捉着手臂拉下车扯进了楼道里按在墙上亲了个结实。
  顾飞分出根神经瞎琢磨了番蒋丞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一秒后在对方愈发激烈的啃咬以及从衣摆处探进来并向上乱摸的手掌下放弃思考,全心全意地同男朋友接吻。
  最后冷静下来时气都还没喘顺就开始笑。
  “哎,男朋友今天怎么这么激动啊。”顾飞抬手蹭了蹭蒋丞湿润的唇角。
  “我年轻不行吗。”蒋丞随口答一句,拉着顾飞往外走。梗在心头的刺早在见到顾飞的那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此刻他只觉得浑身上下无比舒畅。
  去你大爷的傻逼弟弟吧,老子有顾飞呢。
                                                           -END-
  
安利首页TW的gotta have you  真滴好听!!!再次听的时候就想写这个了w 文力down到极点了……

  

好的兔飞完工 做完就开始嫌弃…… 大小没把握好变成了猫大丞兔小飞ojzzzzz 下次继续改进💪💪💪

手残之力max  兔飞施工中x 往里边塞了张纸条“丞哥bless you”

必要不可欠

/2727
/脑洞form Geora的2727手书《必要不可欠》
/高中生设定
/ooc老手

_01
  「君の半分にめがけ僕の半分をあげる,混ざりあった果てには必要不可欠となります。」

  这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周一。前一晚拖着沢田言纲一起打双人音游结果不小心沉迷到了凌晨两点,最后头靠头居然就这么趴在地上睡了一夜。结果就是早上醒来浑身酸痛还濒临迟到,手忙脚乱地一边收拾书包一边吃早餐终于赶在死线前出了家门。并肩跑的时候沢田纲吉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关节还在咔哒咔哒地响,跟沢田言纲一起就像成功上演一场机械舞。
  一直到了现在,两人之间的气氛仍旧是和平的,只口不提的暧昧隐藏在暗处,只待一个合适的契机爆炸。
  困倦时那个小心翼翼的亲吻落在耳侧,激起一阵柔和的暖意,同愈发浓厚的睡意融合交缠,一起化为梦中最珍重的情意。沢田纲吉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份沉甸甸、却过分小心的心情,只是从小便温吞的性子让他条件反射地去逃避。
  对沢田纲吉而言,沢田言纲是一个太过耀眼的存在,与自卑的他格格不入,太多细节糅合起来就是一道天堑,无论是谁先去跨越必将以无穷的勇气为基石。
  或许是心中藏着事,沢田纲吉上课溜号比平时还要勤快。偶尔勉强拉回了注意力去听了那么两句重点刚想记在本子上,却猛然发现原本空白的线圈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写满了“沢田言纲”。
  他抿抿唇,瞥了眼斜对面低头认真做笔记的沢田言纲,默默将这一页撕下来揉成团塞进口袋里。
  
_02
  「世界中探しても僕の好きは負けやしない。」
  
  上午最后一节课终于打铃下课,沢田言纲拿出便当盒拦住了正往后边走的山本武,小声讲了句什么便成功让他掉头从前门出去 。他敲了敲沢田纲吉的课桌,示意对方去天台吃午饭。
  沢田纲吉倒有些弄不清情况,傻愣愣地问怎么那两人不跟着一起吃,被沢田言纲随便扯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吃饭时沢田言纲一如既往地跟没骨头一样靠在沢田纲吉身侧,被沢田纲吉嫌弃地往一旁推了推,边夹起一块天妇罗边随口抱怨着“沢田言纲你好热啊别靠这么近。”
  话语戛然而止。
  手腕被突然握住,沢田纲吉眨了眨眼睛怔愣着看着自己的手被对方带着转了个方向,然后刚夹起的天妇罗就被一口咬掉。
  沢田纲吉一时不知道是该先纠结两人居然共用一双筷子还是先打对方一顿,然后在沢田言纲欠扁的笑容下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自己碗里就有做什么抢我的啊?!”沢田纲吉扑过去卡沢田言纲的脖子,结果方向不太对直接鼻子磕到对方的锁骨,一瞬间疼得泪花冒出来。
  沢田言纲忙低下头去看,正巧对上沢田纲吉仰起的脑袋,那一秒擦过的柔软触感如同给整个世界按下了暂停键,所有的温度、所有的笑闹、所有的一切一切褪去颜色,只剩下剧烈鼓动的心脏。
  潜藏的暧昧因子在这一刻爆发,氛围染上了别样的温度,然后一点一点燃烧。
  “那个——”几乎是同一时间开口,沢田纲吉甚至还有闲心想等下该不会要进入八点档的“你先说,不不你先说”环节,然后下一秒就被沢田言纲毫不客气地捂住了嘴。
  “你不准说话。”沢田言纲挑了挑眉,“除了点头没有别的选择。”
  这是什么霸王条款噢。
  沢田纲吉翻了个白眼以示了解。
  “其实一直都没跟你说,”沢田言纲难得地梗了一下,“从那天见到你奇妙地完成高难度的左脚拌右脚平地摔开始我就注意到你了,虽然你很废总是能犯一些常人基本不会犯的傻,考试总是不及格,跑步总是跑最后,打游戏总是打不过关,”沢田言纲顶着沢田纲吉快要喷火的眼神,很轻地笑了一声,“但是我——我就是很喜欢你。”
  
_03
  「測らせてよ好きの距離をこっち持つから。」
  
  最后沢田纲吉是被沢田言纲揽着肩膀回到教室的。其实平常对方也常有类似这样的亲密举动,但刚被告白的沢田纲吉难冒出点无措的害羞。——即使对方的告白听起来就挺让人心累的。
  午休跑路的山本武一见他俩勾肩搭背地进来,便朝沢田言纲递了一个不知所谓的眼神,沢田言纲勾了下嘴角作为回应。
  沢田纲吉实在闹不明白怎么这两人突然就露出了老父亲一般的欣慰笑容。
  周一正好轮到沢田纲吉值日,同组的同学一如既往地找各种借口逃了值日,剩下他一人苦哈哈地扫着地。
  “你怎么又答应别人。”门口传来沢田言纲略带不满的声音,引得沢田纲吉讶异地停下打扫的动作。
  “你不是走了吗。”他手忙脚乱地接住沢田言纲丢过来的饮料,眼神迷茫。
  “谁会丢下刚刚确认关系半天的男朋友啊。”沢田言纲丢下书包走过去自然地从侧边揽住他的肩膀,末了还坏心眼地掐了掐对方柔软的脸颊。
  
_04
  「君の辞書の中に僕の名前書いておくよ,その意味の欄には“100年間の恋人”,君というテストなら100点満点なんだよ 」
  
  傍晚沢田言纲再一次自动自觉地粘着沢田纲吉回家。对此沢田奈奈自然是乐见其成,哼着歌又加了两个菜。
  吃饱喝足后两人回到房间一个准备打游戏一个准备写作业,结果当然是被嘲讽老是gg的沢田纲吉心力交瘁地翻出作业本。
  “啊,这是什么?”沢田纲吉弯腰捡起从沢田言纲本子里掉出的纸张,粗略地扫了一眼便停下了动作。
  【沢田纲吉100年間の恋人】
  上面这么写着。
  他傻傻地看着偏过头视线乱飘的沢田言纲,对方的耳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红得几近滴血。偏偏沢田纲吉还懵着脑子伸手去轻轻捏了捏,摸到一手烫人的温度。
  “笑吧笑吧。”沢田言纲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却不曾想被对方抱了个满怀。
  “言你是幼稚鬼吗哈哈哈哈哈——”回过神来的沢田纲吉立马大肆嘲笑束手束脚的沢田言纲,抱着对方笑得险些背过气去。
  这是一份调查问卷,也不知道为什么沢田言纲会有多出来的一份,上面所有关于恋人习惯的问题他全部答对。
  
_05
  「君の半分にめがけ僕の半分をあげる,混ざりあった果てには必要不可欠となります。」
  
  轮流洗完澡后两人窝进被窝里进行愉快的夜谈会。话题天马行空,基本是想到什么聊什么。或许是两人身上同款沐浴乳的香味令他心安,抑或是今天终于完成了一件大事,今晚的沢田言纲比往常要早泛起了睡意。
  模糊间他感觉到沢田纲吉似乎轻轻用手指触了一下他的胸口,语气轻快。
  “你的一半,归我啦。”
  
                                                       -END-
  
先给geora疯狂打call!!!! 手书做的太戳我了呜呜呜呜呜!!!ball ball大家都去看看叭!!!!
以及太久没产粮其实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文力下降了我的错😭😭😭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的可爱呜呜呜呜呜
  
  
 

今天去看人😷😷😷

loft这边也丢一下 之前缝的是毛毛的包 今天完成了自己的www 大概是熟练了一点这次的针脚没有上次那么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