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抱着撒野不肯撒手。

Say You Won`t Let Go

设定:言纲——画画的
          纲吉——唱歌的
灵感from超级甜的《 Say You Won`t Let Go 》

I met you in the dark
黑夜里与你邂逅
You lit me up
是你带给我光明
You made me feel as though
你让我感觉
I was enough
我心满意足
……
  即使四季过了一轮又一轮,每次忆及与沢田言纲的初遇沢田纲吉仍会讶异于自己居然清晰地记得每个细节。
  猝不及防的暴雪几乎封死了轨道,突如其来的急刹车让沢田纲吉脚下一个不稳向前倾,他背着吉他急于寻找一个可以让他稳住身子的东西,右边伸出的手掌适时阻止了他即将倒地的动作。
  好暖。
  沢田纲吉顺着对方的力道站直,转头回以一个略羞涩的微笑。在车上都差点摔倒这种事还是太耻了,即使这是不可抗力的。对方仅是小幅度地颔首算是回应,然后继续抓起笔在一个本子上涂涂画画。
  他扶着椅背抬头看了会座次,发现自己订的位子恰好在青年身边,于是卸下背上的吉他放轻动作坐下,期间收获了青年略带点惊讶的一瞥。
  “你速写好棒啊……”杵在一旁的沢田纲吉盯着对方的本子小声称赞道。
  青年画的大概是车外的雪景,边角空白的地方还写着几行潦草的字。
  【饿……好想吃零食……为什么雪还不停……想跳车啃雪……】
  沢田纲吉差点没忍住笑,对方神色淡淡的模样跟这些字句形成了强大的反差,可爱得要命。
  “……谢谢。”青年瞄到他的视线,半遮住那几句俏皮话翻开新的一页。
  “你是要去东京吗?”借着这个话题,沢田纲吉憋不住无聊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青年聊起来。
  最后下车时对方从速写本上撕下一页叠好,递给沢田纲吉,没等他打开看便匆匆离去。
  沢田纲吉眨眨眼,单手展开纸页,再没忍住笑意。
  【你弹吉他的样子,应该很帅气。不小心就画了出来。】

Then you smiled over your shoulder 
 在你回眸一笑时 
For a minute I was stone cold sober 
 那一刻我瞬间清醒 
I pulled you closer to my chest 
我将你拥入怀中 
And you asked me to stay over 
你问我“今晚留下过夜吧” 
I said I already told ya 
我答道“我不是说了吗,宝贝” 
I think that you should get some rest 
“我觉得你应该好好休息” 
……
  沢田纲吉头一次商演成功后约着沢田言纲在家拼了场酒。他也不是什么酒量响当当的酒鬼,几瓶啤酒足以放倒他。沢田言纲只是安静地窝在一旁听着他醉后胡言乱语,絮絮叨叨地也不知道在瞎讲些什么。可他还是从那些语序混乱的哼唧中拼凑出对方的意思,时不时给个回应。
  午夜的钟声沉沉地响起,沢田言纲才惊觉已是深夜。他看了眼通红着双颊半眯着眼像是随时就要睡去的沢田纲吉,半晌伸手揉了把对方蓬松的褐发小声骂了句。
  “小笨蛋……”

And I'll thank my lucky stars for that night 
遇见了你,我是如此幸运 
When you looked over your shoulder 
在你回眸一笑时 
For a minute I forget that I'm older 
那一刻我竟忘了年华已逝 
……
  沢田言纲有本秘密的速写本从不让沢田纲吉碰,幸而沢田纲吉也不是什么八卦的人,虽然起初有过好奇去问过,但被敷衍过去后也渐渐歇了心思。
  直到生日那天,沢田言纲别别扭扭地往他怀里塞了个本子就拐去厨房做饭。沢田纲吉掏出来一看封面就乐了,原来对方遮遮掩掩地就是为了这个啊。
  “我打开看啦?”他朗声喊道,得到厨房里一声模糊不清的应答。
  打开第一页映入眼帘的是那次在火车上的相遇,当时的他抱着吉他包侧头笑着同他搭话。
  【这人好可爱喔,好想问他名字。】
  沢田纲吉偏着脑袋回忆了半天才发现原来那天两人根本没有互换名字,倒是对方送给自己的那张速写在背面还落款了条金枪鱼。
  第二页是他敲开大门一脸惊愕的蠢样子。沢田纲吉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看中的租房信息居然是沢田言纲发布的,打开门后两人互相干看着愣是没讲出半句话,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没想到租客居然是他,分分钟不带脑子签好协议。】
  沢田纲吉往后多翻了几页,对方几乎是将他俩相遇至今的一些小事都画了下来,每页上都会有几行简短的感想。最后一页却意外地只有六行工整的、不同于以往潦草的字。
  【你的爱对我来说是无价之宝
      我们坚持了那么久  
      看着我们携手至今
      而我只想在你身旁 
      直到我们两鬓斑白 
      告诉我吧 你绝不会放手 】
  “……白痴,谁会舍得放手啊。”沢田纲吉揉了揉泛红的眼角,低低地骂了一句。
                                     
I'm gonna love you till 
我爱你 
My lungs give out 
直到吸入最后一丝氧气 
I promise till death we part 
就像当初彼此许下的誓言 
Like in our vows 
这份爱至死不渝 
                                        -EN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