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大草原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Messenger
/2727
/设定:信使言纲X王子纲吉

【I’m a messenger and I travel light.】

  沢田言纲解开挂在包侧的挂绳,取下水壶仰头将剩下不过小半壶的水喝得一滴不剩,然后从驿站接满,准备离开。

  驿站的老板在他转身前抛过一个扁平的罐子,他低头拧开盖子,浓郁的酒香便蹿入鼻尖。

  “你要是往东走,最好带上它。”

  沢田言纲微微翘起嘴角向老板致谢。他并没有饮酒的习惯,但往东的区域他不大熟,听听老板的忠告总不会吃亏。

  于是年轻的信使将装着信封的口袋整理好,继续踏上行程。

  跨过边界他正式踏上了这片属于东方的土地,满目碧绿一片生机盎然。他摸出地图研究了会路线发现似乎自己在十分钟前便已偏离了既定的路线。

  沢田言纲四处张望了番,茂密的枝叶阻挡了大部分光线,他仅能透过些微偏红的阳光判断现在已是傍晚。

  温度渐渐下落。
  
【Give me somewhere I can sleep tonigh】

  单薄的马甲配衬衣根本抵挡不住渐冷的晚风,沢田言纲从腰侧的大口袋里翻出墨绿色的披风仔细裹好。他至今仍未找到一处合适的落脚地。

  看来只能在树上将就一晚了。

  他灵活地攀着树干爬到一个结实的分岔口,稳稳地坐好。

  天气愈发的冷。

  仿佛夹着寒霜的风自衣缝灌进来,冷得他打了几个哆嗦。猛然便悟了驿站老板的用意。

  沢田言纲掏出那个扁扁的小铁罐,拧开金属盖子喝了一小口。随着吞咽那股辛辣直直通向小腹,温热的感觉逐渐升起,稍稍驱散了寒冷。

【Hello,here is yours.】

  沢田言纲终于摸清道路,抵达森林深处的城堡。城墙上爬着不规则的绿色爬山虎,米黄色的墙砖显出几分沧桑的年代感。

  他敲响了信使通道的钟,随后跟着前来引路的仆从进入城堡。

  与此前所见极尽奢华的城堡不同,这里的装潢十分内敛低调。虽说该有的名画瓷瓶一样不少,但沢田言纲缺仍是生出一种温馨的感觉。

  “那位是信使先生吗?”走廊的尽头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沢田言纲不由得抬头望去。

  那人一副少年模样,身着简单的衬衣,唇角弯出一抹笑。

  对方站在落地窗前,外边温暖的阳光散落在他身上,衬得那双温润的褐眸愈发剔透。

  仆从领着他同对方行礼问好,对方顿时一副受惊的模样摆着手说不必如此遵守礼节。明明是个王子却如此平易近人。

  送往这的并不是什么十分重要的信件,沢田言纲交接信件也只不过花了半个小时,然后便被热情好客的国王留下来参加几日后的舞会。

  实在是盛情难却。

【I am a messenger and you are a prince.】

  这几日可以称得上是沢田言纲最为清闲放松的时间。年少的王子似乎对他很好奇,但又不知怎么总是憋着不敢多问几句。那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看得沢田言纲内心一阵好笑。

  “纲吉。”他喊了一句,对方迅速抬头回应一句,眼里还带着尚未褪去的苦恼。

  “想说什么就说吧,你可是个王子啊。”沢田言纲憋着些笑意,看着对方渐渐泛起点淡红的耳垂差点笑出来。

  “诶、可是——”沢田纲吉腼腆地笑了笑,挠着脸颊吱唔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干脆自暴自弃一把拉过沢田言纲的手喊了出来。

  “你能当我的舞伴吗?”

  “啊?”

  沢田言纲愣了,他倒是没想到对方憋了好几天的话就是这个,满脑的想法顿时卡壳,只能做出无意义的回答。

  “我我我、我就是说着玩的言纲你当我没讲过吧!”沢田纲吉一见他的反应立马就要收回前言,挥舞着双手其余掩饰自己的慌张与失落。

  哪有这么没架子的王子啊。

  沢田言纲回过神来几乎笑出声,事实上他也这么干了。他也没管什么尊敬不尊敬等级不等级了,抬手屈指往对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弹。

  “荣幸之至。”

         -END-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