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抱着撒野不肯撒手。

归属

/冰秋
/造型交换
  
  “你要去哪,我都陪着你。”
  
  于洛冰河而言,这句简单的话语比起所有郑重承诺更具力量。字字音音,犹若附着温驯的焰火,将一颗心燃得极为熨帖。他几乎要落下泪来。但在心底最隐秘的地方,不信任的荆棘仍旧深深扎根,只待某天、某个契机,它便会冲破拙劣的掩藏暴露于青天之下。结局只会是鲜血淋漓两败俱伤。
——而那个契机,潜藏在每个日日夜夜,积蓄黑暗终于爆发。
  沈清秋想破脑袋都没法明白为什么洛冰河又以这种自己背叛了他的控诉眼神瞅着自己,顶直白地去问也问出个所以然,索性便也当做没看见,每天该干嘛干嘛。毕竟自家徒弟的恋爱脑少女玻璃心属性他已经习以为常了,某天一起逛夜市时随便瞧了眼卖糖葫芦的大妈他都要乱吃飞醋。
  本以为时间能够解决一切,但在一周多的时间里洛冰河竟是真的耐下性子和沈清秋较上劲了。饭还是一起吃,觉还是一起睡,娇还是照常撒可两人的交流却大大减少。平日洛冰河恨不得24小时都贴身黏着沈清秋,宣告天下他俩是绑定销售的,现在虽然黏还是黏着,只是沈清秋总觉得哪哪不对劲。
  “冰河,你来。”沈清秋坐在桌前朝洛冰河招手。
  洛冰河笑应了一声,随后便推脱说有事离开了。
  这下可大发了。洛冰河这家伙居然会掉头跑路,眼里还有没有自己这个师尊了?!
  沈清秋左思右想,最后一拍脑袋找上了向天打飞机。好歹也是个种马文作者不是?即使种马文被自己歪成了基佬小说,但对方相关的知识定然是丰富的。
  “哎瓜兄!照我说冰哥这是吃了宇宙飞醋吃大发了呀!得好好哄着,你晾着算什么事嘛。你应该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听起来好像十分有道理的样子。 沈清秋决定信他一回,上手实践。
  翌日清晨,沈清秋奇迹般比洛冰河要早醒,可惜他一动,对方也跟着醒了。沈清秋压住对方起身的动作,在对方不解的眼神下将放在不远衣架上的衣服递给他。
  “这…这是师尊的衣服。”
  “让你穿上就穿上,嫌脏?”沈清秋麻溜地抱起属于洛冰河的衣服,“穿好给你绾发。”
  洛冰河仍旧疑惑,弄不明白沈清秋这是要做什么,只得乖乖听话照做。沈清秋的身量虽与他差不了太多,但终归是清瘦些许,因此他穿上多少有些不适——但最重要的是,他,洛冰河,居然有朝一日,穿上了师尊的衣服。
  上边沾染着独属于沈清秋的气息几乎让他沉溺,仿佛毒药,一沾上瘾。洛冰河趁着沈清秋去隔壁换衣的空档抬起手臂凑近鼻尖深深吸了一口,而后便飞快地放下。
  “闭上眼睛。”
  洛冰河莫名从短短的四个字里听出沈清秋的羞窘,心下好奇但仍一个指令一个动作。
  窸窸窣窣的声音接近身侧,微凉的木梳贴近头皮轻轻将略凌乱的长发梳理顺畅。温热的手掌抚过他的墨发,轻巧地绾好,是与平日截然不同的方式。
  洛冰河这时也等不得了,睁开眼便瞧见刚刚在坐好的沈清秋一身熟悉的暗色衣袍,长发尽数束起,泛红的耳垂便一览无遗。
  一时间,他竟是失了所有言语。
  “你啊……”沈清秋低喃一句,黑亮的眸子温柔如水,唇角勾起的弧度藏着几分无奈与纵容,“总是见不得我同他们一起谈笑,成天吃醋不嫌撑么?”
  洛冰河不做声,只用委屈巴巴的小眼神瞅着沈清秋。
  “你看,穿上沈清秋的衣袍,你便是‘沈清秋’,而我也可以成为‘洛冰河’。可是——”沈清秋抬手,温暖的掌心贴住对方的双颊,看向洛冰河的眼神愈发柔软。那仿若可盛万千星光的眸子,只有他,只有洛冰河。
  “可是这世上只有一个沈清秋,一个属于洛冰河的沈清秋。”
                                                            -END-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