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大草原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冰秋
/冰妹中心 
/意识流
/第一人称预警
  
  这条路似乎很短,因为有个声音在告诉我尽头就在前方。
  然而,一步一步地走、甚至背着一把通体莹润的剑向前狂奔,我始终触摸不到那所谓的“尽头”。
  每日重复、重复、重复,路边的景色全是虚无。偶尔会有细碎如屑、带着点暗色的冰晶从上方散落,层层叠叠地充盈路边,独留下脚下这条路蜿蜒向远方。
  我开始忘了为什么要出发,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为什么我——不知疲倦地一直走,一直走。
  突然有一天,我取出别在腰侧的剑,几乎是下意识地喊出它的名字。
  “正阳。”
  剑身嗡鸣着颤动几分,像是在回应我。但我分明察觉出几分离别的意味。
  “你要舍弃我了吗。”
  我收紧了握在剑柄上的手,渴望留住最初得到它时,上边残存着的清冽、却又温和的气息。
  但此刻,我无比地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无能。
  期冀温暖,却无法获得温暖。
  正阳低鸣着响了最后几声,最终断裂成几截,在我手中化风而逝。
  恍然间冰晶屑暴虐成鹅毛大雪,夹着怒吼的狂风,席卷了我的视线,然后世界被一点一点染成血红。
  路在哪?路在哪?
  我急切地迈动步伐,惊惶不已。尽管我早已遗失走到尽头的信心,但我仍未放弃。每日的行走禁锢了我的方向。我已经失去了正阳,如今连路也要离开了吗?
  冷风灌入喉咙,裹胁跳动着的、滚烫的心脏。
  几乎喘不过气。
  耳边隐隐传来怪异可怖的嘶吼,硬物碰撞的铿锵声,血液喷洒的涌动声——似乎是一场不可知的杀戮。
  我蒙头向前冲,往哪个方向也没管,拼命跑、拼命跑。直到逃出了杀声的范围,直到远离了漫天的血色,我才刹住脚步,扼住脖颈——这上边像是有一双看不见的手掐着,窒息感逼得我死死挣扎。额间热烫,有什么深深烙印在那。指尖突然触及一个烫手的器物,我来不及多想,努力向前挪动了几分,将那东西牢牢抓住
  瞬息间,先前在耳畔回荡的血涌声铺天盖地,蓦地攫住我的心神。
  窒息感远去了,灼烧感远去了——
  又是一把剑,锋利的剑身泛着暗红的冷光。
  我捧着它,如同揽下了前人晦如深渊的罪孽。它的名字在齿间咀嚼千回,终于吐出残破的哑音。
  “心魔。”
  黑幕降临。
                                                         -END-
  
【注】①路:冰妹心路历程
      ②正阳:对应跌入无间深渊的时间线
      ③心魔:对应准备走出无间深渊,进入万花宫的时间线
      ④冰晶屑:冰妹内心黑化历程


   倒计时49天,心态崩了,觍着脸违背之前卸载的誓言发个刀。其实有摸好多冰秋的鱼,倒不是说在不认真备考,压力太大偶尔会在考完一次模拟的空档摸鱼给自己充电。大多是刀子,好像就两篇糖吧大概。挑了篇比较短的发了,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没记错当时因为状态不好考砸了,写了什么全凭感觉。
  感谢看到这篇极为不负责的冰秋粮的各位同好。晚上返校前重新卸载溜去备考。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