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 ᐛ 」∠)_

Take Me Hand

Take Me Hand
/沢田纲吉10.14生日快乐
/2727
/私设成山

_00  
『Remember,
The day,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_01

  明明雨季已经过去了好久,那股潮湿气息却不知为何仍旧笼在心头,湿漉漉且沉甸甸,如同一团浸水的棉花团严实地盖在上边,偶尔也会让人生出几分烦躁。

  沢田言纲想或许他是病了。

  在雨季时那无意倾斜的伞面的那个瞬间,他被他的无心之举传染,继而酿成了难以治愈的疾病。

  「喜欢。」

  他稍稍侧过身用手按住突然加速的心跳,努力平复骤起波澜的心情,接上断裂的节点同对方若无其事地聊天。幸好对方并未在意他话语间的断续,只是一如既往地笑着讲着前一晚母亲制作了他喜欢的料理。

  伞面突然稍稍晃动了一下,对方蜜色的双眸浮出几分歉意,很快又稳住了手。沢田言纲抿了抿唇,抬手握住后半截伞柄,对方讶然地松开了手,令他如愿以偿地调整位置。手掌附上对方原先握住的位置,尚未散去的温度将他心头熨地一片热烫。

  “我果然很废材,连伞都撑不住。”对方苦着脸自嘲。蓬松的褐发沾了点雨滴,闪出些晶莹的光泽,让沢田言纲渴望伸手去轻轻地揉弄。

  但他到底忍住了,只是弯起一个浅淡的弧度回复道:“我撑就好。”

  ……其实他想说的明明是——

  「你很好。」

_02

  每次数学小测发下来后,沢田言纲的位置总会被拿着试卷跑过来同学围着。讲解题目的耐心他倒是有,但他总会不自觉地在讲题的间隙偷偷往斜后方瞄几眼。

  嗯?纲吉居然在看试卷。

  啊,纲吉居然打开了课本。

  不出所料的又很快合上塞回去了。

  纲吉又趴桌了,等下别睡着了压麻了手。

  啊,看过来了。

——??!!看过来了???!!!!

  沢田言纲匆匆忙忙地想收回视线,不曾想对方只是弯起了圆润的眼弧,朝他露出了一个疑惑笑容。

  暴击。

  假装没看到扭回头是不可能的,沢田言纲将手中的卷子稍稍举起,用笔尖示意了一下,于是对方一如他所料的那样瞬间垮下笑容苦兮兮地瘫在桌上。

  逃过一劫了。

  沢田言纲暗自松了一口气,脑海里却开始自动重播刚才的每个画面,一帧一帧,最后定格在那个弯起的笑颜。他努力扭回心思,投进数学的世界,企图用枯燥的数学题压住加快的心跳。

结果当然是显而易见的失败。跑来问问题的同学发现了他的心不在焉,恰好下节课是体育课,再不去换运动服就赶不上了,于是便向他要走了卷子离开了。

他起身,走到还瘫着思考人生的沢田纲吉身旁,朝那蓬松褐发伸出去的手硬生生在半途转了方向,改为敲了敲桌面。

沢田纲吉半抬起头瞥了眼对方撑在他桌上的手,掩藏在手臂后的唇绷紧了几分。但他只是顺着沢田言纲的催促站起身子跟着去换好了运动服。

_03

  踏着上课铃的末尾,两人顺利卡点到达体育馆,排进了队伍的最后一排。

  今天的体育课安排正好是随机组队打排球比赛,沢田纲吉安心地缩在最后一排,但是显然他忘记了站在自己身旁的沢田言纲是个存在感极其强烈的家伙,哪怕前边还有五颜六色的脑袋,体育老师还是第一眼瞄准了他点名。于是离他最近的沢田纲吉也自然而然地被拎着组了队。
  对于一个连跳马都跳不过三级的废柴来说,被分配到一个十分划水的位置是十分在理的。沢田纲吉乖巧地窝在侧边,跟着大部队时不时挪一下位置,倒也是挺悠闲。

——毕竟有运动神经一流的沢田言纲在嘛。

  “沢田——!!!”

  同伴疾声大呼,沢田纲吉愣愣地看着球往着自己的方向冲来,下意识抬手顶了一下,恰巧把球送到了沢田言纲的斜上方。于是一记凶狠犀利的扣杀结束了比赛,赢得场外一片喝彩。

  沢田纲吉却在笑闹声中愣了神。他偏过头去看被同伴围住的沢田言纲,对方抿着唇仍旧一副冷淡的模样,仿佛方才跳起的那一瞬勾起的笑只是他的错觉。

_04

『Take my hand now,

Stay close to me,

be my lover.』

_05
 
  沢田纲吉开始观察沢田言纲。

  至于原因其实他自己也没搞得多明白,不过就是想了一晚上那个勾起的弧度,和……对方跃起扣球时扬起的衣角下紧实漂亮的肌肉弧线。这样的后果就是早上睡迟了匆匆忙忙咬着面包冲出门外,却发现沢田言纲仍旧站在墙边等着他,刹那间什么话也说不出,只余一句干巴巴的“早安”。

  “早。”沢田言纲对于他略微僵硬的动作只当是起晚了脑子还没完全清醒,还颇为贴心地分走了他拎在手上的便当盒。

  沢田纲吉捏紧了手指——刚才不经意间触碰到了对方温热的指尖,那抹温度仿佛同他的心理产生了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竟让他感觉到些微的酥麻。他偷偷瞧了一眼身旁的沢田言纲,意外地捕捉到对方微微翘起的嘴角。

  有些事情就藏在每一个尚未被察觉的角落,但当你有心去观察时便会发现,原来一切都那么醒目。或许只是一个抬眸,亦或许不过一个简单的触碰,在有形或无形的接触间,有这样一簇绚烂的火焰在静静跃动。

_06

  沢田纲吉思考了一天又一天。

  或许是时候让那簇火焰愈发壮大夺目了。

_07

  又是一场雨。

  沢田纲吉想起了那把被自己遗忘在玄关的折伞,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他比沢田言纲早离开了几分钟,最终只能站在屋檐下望着雨幕发愁。

  雨伞撑开的声音在此刻显得尤为明显。沢田纲吉寻声看去,只见晚了他几分钟的沢田言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赶上了他,正撑开了伞挡在他头上。

  不大不小的雨势减缓了两人回家的速度,沢田纲吉同沢田言纲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忽而瞥见握着伞柄的手,不由得停下了话语。

  “……怎么了?”沢田言纲疑惑地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妥。

  “啊、只是突然想起来,那天言也是这样呢。”沢田纲吉含糊地感慨一句,而后眯眼笑了起来,“不过我觉得,这样少了点什么。”他抬起了手,在沢田言纲惊愕的目光下轻巧地搭在伞柄上,不偏不倚,正好握住了沢田言纲的手。
 
  “我猜,那天的言,是想这样做吧?”

  “……不止。”沢田言纲梗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话语间满是颤动的欣喜。空闲的左手越过沢田纲吉的视线,目标明确地直奔他蓬松的发顶,然后轻轻地揉了揉,“我一直很想说的是,

  “——你很好。”

  那双漂亮得不可思议的焰色眼眸中,盛满了认真与喜爱,在氤氲的水汽中折射出动人的光彩。

  “……什么嘛。”沢田纲吉撇开头嘟囔着,耳根却悄悄染上了浅淡的红。

_08

  雨幕包裹了整个并盛,送来丝丝寒凉。而在那伞下的方寸世界里,紧握的双手让一切,暖意横生。

                                                                -END-

#1014沢田纲吉生日快乐# #2727# 爆肝在凌晨3点终于写完了生贺!!!!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动过笔了也不知道自己写成了什么样[打脸] 总之祝my纲吉生日快乐!!!!!今年依然爱你!!!!明年也请多指教!!!!!!!!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