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 ᐛ 」∠)_

流水账日常。

/飞丞

/快乐ooc

/对话流水账

  

   李炎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去了乡下,回来时拖了小半车的橙子回来给不是好鸟挨个送了一箱,给顾飞送了两箱。为了掩盖自己的偏心还美其名曰这是在照顾一家三口,然后在瞅到顾淼怀里的猫后又顺溜得改成一家四口。


  顾飞也没拒绝,和蒋丞一人一箱扛回了家。开箱一看数量,怕是他们接下来两星期都不用买水果了。


  于是蒋丞空闲时又多了一向新活动——喊顾飞削橙子吃,争取在烂掉之前吃完全部,一个也不能少。


  “这个长得丑,今天就吃它了。”顾飞往纸皮箱里随便挑了挑,扒拉出一个丑不拉几但胜在个头大的橙子。


  “吃就吃你怎么还得伤人自尊心啊。”蒋丞笑着呼噜把顾飞的脑袋,微刺的手感让他忍不住又摸了摸,“人橙子得多伤心啊。”


  顾飞由着男朋友在自个头上作乱,拿着水果刀手可稳地开始削皮。


  “这橙子丑是事实,但我丞哥可帅得甩它八千二百八十条街呢。”他特意咬紧了那两个同音字。


  蒋丞没绷住笑,脸冲一旁嘎嘎乐了一通然后凑过去亲了亲顾飞的脑门。


  “男朋友讲话还真好听。”蒋丞咬了一口顾飞递过来的切好的橙子,甜丝丝的汁水盈溢齿间。


  “看不出来啊这橙子丑不拉几的还蛮好吃。”蒋丞砸吧下嘴,干脆让顾飞别切小块了直接对半分了。


  “人这叫内在美,”顾飞顿了顿,“我男朋友就不一样了,内外兼备。”


  蒋丞呛了一下,随即探头贴着顾飞额头试了试温:“不是……你这也没发烧啊今天怎么好话一大堆。”


  “丞哥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在你面前我好话都说不完。”顾飞头也没抬伸手又捞出一个橙子,换了个方式企图把橙子削出个好看的形状来。


  奈何他捣鼓了五分钟最后的成功就是橙子被削得坑坑洼洼,汁水还流了他一手,没一会就黏黏糊糊的。


  “哎大飞你至于吗,都把人橙子折磨得毁容了。”蒋丞毫不客气地嘲笑,整个人笑得歪倒在顾飞背上。


  顾飞扬了扬眉毛,瞅了眼蒋丞笑得完全眯起的眼睛,然后毫不犹豫地抬起黏腻的手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结结实实地盖到了蒋丞的侧脸上。


  “……我操?”笑声霎时卡住,蒋丞闻着浓郁的橙子味懵着憋出句脏话,脸颊上的让人无法忽视的黏糊感瞬间挑起了他优秀的反应神经,“操你大爷的顾飞你很可以啊?”


  他猛地拽住顾飞收到一半的手,使着劲就带着往顾飞脸上糊去。顾飞憋着劲跟蒋丞来回较劲,最后僵在半空谁也扛不过谁。说实话两人这样子确实幼稚得不得了,于是自认为自己已经是个成熟大人的顾飞飞选择谦让三岁丞丞,率先卸了力气。然而这力气才堪堪卸了一半,顾飞的视线便被冲过来的自家男朋友的帅脸占了个满满当当。


  他被蒋丞咬了一口。


  就在左脸正中间肉最多的地。


  毫不留情留下牙印的那种。


  顾飞当即痛得喊了一嗓子。他对蒋丞牙口好得可以啃掉拉链的记忆根深蒂固,不管真疼假疼反正先嚎一声再说。不过也没几回蒋丞咬人不疼,所以顾飞嚎得也挺真情实感的。


  “丞哥你真属狗的啊。”顾飞侧过脸,被咬的地方正泛红。


  蒋丞啧了一声没回话。从他这角度看过去顾飞就跟害羞脸红了没什么差别,明晃晃的红像是蒙了一层薄薄的雾,教他看得不真切。于是蒋丞不自觉又凑了过去,动作极轻地舔了舔发红的牙印。


  得,这下得属猫了。


  顾飞被他小猫舔奶一样的动作惹得心猿意马,当即攫住对方温热的唇交换了一个满含橙子气息的吻。


  屋内的气氛霎时浓稠了几分,一切杂音似乎被吸附在了外边,只剩下唇舌交接时的亲昵声与暧昧低微的气音。那是一种无法中断的最深层次的交流,各自的较量与否已经不再重要。距离的远近在人类最原始的妙曼低语轻吟里显得真切而有力,每一刻每一秒似乎被放大延长又在刹那间混为一片耀眼的白。汗珠滴落,与此一起落下的,还有嗫嚅湿润的音节与沉重却安心的呼吸。


  蒋丞的背紧紧贴着顾飞的胸膛,姿势是他最喜欢的汤勺式。对方沉稳有力的心跳透过汗湿的肌肤将所有爱意毫无保留地传递过来,为他编织了人生意料之外的沉甸美梦。


   睁开眼,便是一个眼神,就到老。             

                                                                           -END-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