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抱着撒野不肯撒手。

2727∂∀∂

●日常作死||关于TT式湿纸巾

设定:学渣言纲X家教纲吉

  纲吉随意地半倚在书桌旁,无视自家蠢学生可怜兮兮的表情,淡定地报出一个又一个单词。看着对方苦恼地揉着眉心,在英语本上涂涂改改,纲吉不禁好心情地弯起嘴角,使坏的小模样可爱地让言纲几乎忍不住想要亲吻的冲动。

  “纲吉,你有纸巾吗?卧室里的似乎用完了。”言纲微仰头,打断了那些掺着世界对自己慢慢恶意的单词。

  纲吉往裤袋里胡乱摸索了一下,看也没看便递了过去。

  “……”言纲完全愣住了傻呆呆地盯着对方手里粉色的小包装,半晌才干巴巴地冒出一句话,“纲吉你,原来这么迫不及待吗?”

  “什么…?”纲吉不明所以地低头一看,果断炸毛,“这真的是湿纸巾啊沢田言纲你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啊啊啊啊啊——?!!!”

  “装的都是你啊。”回应他的是听写本上一个鲜红的大叉。

                                         -END-

●要污也要优雅||关于唇油

设定:20岁的言纲X8岁的小纲吉

  冬天的天气很干燥,即使每天小纲吉都有乖乖地按照言纲的要求喝好多好多水,可嘴唇仍然屈服地干裂了。每当小纲吉笑得欢快些的时候,嘴唇便被扯得一阵刺痛,可怜巴巴地眨着泛着薄薄水光的褐眸弱弱地喊疼。

  言纲自然是心疼地不得了,没有护肤经验的蠢货在导购员各种天花乱坠的诱导下买了一大堆儿童护肤品。

  小纲吉乖巧地坐在言纲腿上,安静地看着言纲有些手忙脚乱地把唇油挤到食指指腹上。

  “来,张嘴。”言纲小心翼翼地将指腹上透明无色的半膏体均匀地抹在小纲吉干裂的唇上,皱起的死皮蹭掉他手指发痒。小家伙有些不安分地扭了扭脑袋,一不留心手指便触到了那柔软滑腻的小舌。小家伙似乎只把这个小意外当成是言纲在逗自己玩,弯弯眼角轻轻舔了舔,水汪汪的褐眸隐隐漾着琥珀的光泽。

  ……沢田言纲快冷静下来!纲吉还只是个孩子!!

  言纲强忍住想要更进一步的手指,然而满身散发着的痴汉气息却是怎么也掩不住。

  唇油什么的,以后还是让小家伙自己来吧…

                                   -END-

●虐狗日常||关于吵架

  两人偶尔也会因为某些日常琐事而小小地吵上一架。

  纲吉气哼哼地缩在沙发一角,绷着泛红的脸抿着嘴不说话。言纲低垂着眼帘,坐在沙发的另一头也不主动开口。沉默在两人之间悄悄蔓延。

  半晌,衣物与沙发摩擦而发出的细微响动响起,衣角被一股小小的力道轻轻扯住。

  “……不要生气,”言纲耷拉着眼角,漂亮得过分的焰色双眸此刻正有些暗淡地沉下色彩,“要是气坏了我会心疼的。”他抬起手,小心翼翼地用指腹磨蹭着纲吉紧抿的唇。

  又来这一招……

  纲吉在心里无奈地叹口气,抬眼对上恋人那双自己爱极的绚丽双眸。

  还真的是被吃得死死的啊,自己。

                                      -END-

●黑暗夹心||关于与妻书

设定:特别顾问言纲X首领纲吉

  难道一个空闲的午后,早早处理好文件的纲吉愉快地拉着前天刚从分部回来的言纲一起享受下午茶的美好时光。

  “与其让我先死,不如你先我而死。”言纲抬手轻轻抹去恋人唇边粘着的饼屑,嘴角勾起的弧度沾满了温情,“首领先生这么弱,要是我先死了就没人保护你了。”所以悲痛什么的还是全部留给我吧。

  “……”纲吉少有的没有因后一句玩笑般的嘲笑而炸毛,沉默许久后认真地对上自家恋人温柔的目光,“可是,我更希望我们可以一起死。”这样,你就没有机会独自品尝伤痛的苦果了。

——然而当初这么回答的首领却狠心的先走了。

                                        -END-

========
在学校屯了差不多两个星期的段子www

评论(1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