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卷风味落幕

Sawada Tsunayoshi♡
yuzuru永远的王者♡

生贺to年年

/生贺
/2727
/私设成山OOC预警
/有部分纲京、大哥X花成分
==============
-1-
  笹川了平和黑川花在经历了长达七年的爱情长跑后终于决定要稳定下来,先是偷偷领了结婚证后才向大家抛出这一重磅炸弹。闲不住的众人自是起哄着笑闹说要办一个盛大的婚礼,——堂堂彭格列十世晴守的人生大事怎么能就仅仅领了个红色小本本?!
——虽然最后还是出于安全考虑放弃了什么所谓电视直播啊、花式跳伞婚礼啊、拳击擂台虐狗计划啊之类不靠谱的方案。
  伴娘理所当然的是了平大哥的宝贝妹妹笹川京子。至于伴郎,几乎是在全票通过的情况下决定是沢田纲吉。毕竟在某人出差的时候狠狠坑对方一把的滋味可是爽得不行,这群一肚子坏水的家伙可是期待着看到沢田言纲脸都绿了的表情呢。
  不管是出于实现自己少年时期的梦想还是出于想看见自家恋人吃醋的样子,总之沢田纲吉是笑着接受了这个安排。

-2-
  婚礼在镇上是在一个风景优美的小镇上举行的。圣洁的教堂,扑棱翅膀飞翔的白鸽与浑厚的礼钟声似乎都染上了幸福的色彩。笹川了平抬起黑川花的右手,郑重其事地为她戴上了那个代表着相守一生的戒指。
  “纲君,我、我有点想哭……”京子哽咽了一下,漂亮的蜜色眸子泛着浅浅的水光。也许是气氛太过喜悦美好,心底猛地涌上丝丝孤单让她有些无措,只能下意识地向身旁那个早已成长为一个成熟而富有魅力的青年寻求安慰。——然而对方再也不会用年少时那种温软爱慕的眼神注视着自己了。
  “人总是会长大的啊,”纲吉抿唇笑了笑,似乎仍如京子记忆中的那般。他掏出叠得齐整的手帕递过去,——没有再多的亲昵动作,“京子酱也一定会很快找到那个让你永远幸福的人哦。”
  身侧的青年一身洁白得体的西装,身姿挺拔,英气逼人。少年时期那种废材气息似乎也已然只是过去,仅残存在自己记忆深处。距离被撕裂,隔膜乍现。
  “……你也是。”京子咽下了苦涩,弯起嘴角露出与平日无异的甜美笑容,然后向礼台前挤去,“花酱要抛花球了,纲君快过来喔!”
  纲吉站在原地应了声好,却没有任何要去抢花球的心思。那家伙不在,抢到了又如何。
  “哇啊!沢田!你的手气极限的好啊!!!”礼台上爆出大哥爽朗的笑声,让纲吉有些不解地看了过去。
  那个本该在出任务的人抱着花球,冷峻的面孔带上了点点笑意,艳丽的焰色双眸一眨不眨,目光穿过人群直直对上了纲吉错愕的眸光。

-3-
  闹腾的宴会最终在大家喝得东倒西歪的状况下结束。除了这次婚礼的主人及几个妹子以外,被灌酒灌得最惨的就是沢田纲吉了。大伙明摆着就是一副“我知道你酒量差可我就是乐意耍你”的坏模样,纲吉也不好拂了兴意,由着大家的性子陪着一起闹。难得沢田言纲没有板着一张脸阻止他,那就放纵一次好了。
——于是散宴后沢田言纲实在是看不下去首领先生醉得连走路都能走成乱舞模式的蠢样子,弯腰利索地背起对方回到了房间。
  “唔、言…?”纲吉模糊不清地低喃着,被酒精熏得通红的脸颊与雾蒙蒙的眸色让沢田言纲没出息地咕咚一声咽了咽口水,“你怎么突然赶回来了?”
  “提前完成了就赶回来了。而且,”言纲顿了顿,继续说,“放你一个人我不放心。”笑话,如果自己不在,那群整天闲地要长凤梨的混蛋还不把这蠢货玩死。他可是清楚地记得上次他们玩国王游戏的时候骗得沢田纲吉差点连胖次都保不住。
  “嘿嘿~”果然沢田纲吉听到这话就开始傻笑了。他拉住沢田言纲的手臂,示意对方弯下腰,然后吧唧一口糊了对方一脸的酒气,“欢迎回来~”
  “我抢到了花球。”言纲意有所指地眯了眯眼。
  “唔…黑川之前还说要专门抛给京子酱来着,结果反倒被你抢了去。”纲吉无奈地耸耸肩。
  “……我想结婚了。”言纲俯身凑近纲吉,焰火般耀眼的赤金眸子沉淀着浓烈的情感。仅仅只是简单的对视,纲吉便怔愣着兀自沉沦。
  “言是吃醋了吗?”不得不承认醉酒的人脑回路总是神奇的,纲吉跳脱的话语却是正好命中靶心。
  “……嗯。”虽然清楚地知道两人的关系只可能停留在好友这一层面上,但在纲吉没有事先通知自己就答应做伴郎这件事上的确让他不免有些吃味,简直就像个幼稚的小鬼,“我吃醋了。”
  “诶~那怎么做才能让言原谅我呢?”纲吉鼓起腮帮子似是很苦恼地在想着解决方案,最后眸光一亮眨着眼说,“我穿婚纱给言看好不好?” 一脸“我很机智快点夸我”的小狗表情让言纲差点破功。
——醉酒的首领先生,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END-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