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卷风味落幕

Sawada Tsunayoshi♡
yuzuru永远的王者♡

犯罪者 repo

/犯罪者repo
/超有病的脑洞x
/设定有点丧病就不明说了(。
【我要不在了,去一个远点的‘房间’待着。】
  沢田纲吉内心的“房间”多得要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的构造,无趣扎眼的白色。
  第二人格百无聊赖地一间接一间地打开着方面巡视一番。——总有一种莫名的牵引力带动着他不断重复着枯燥无味的日常。也算是兑现了“去一个远点的‘房间’待着”的说辞吧。
  沉重的铁链紧紧缠绕住门把,第二人格稍一用力便轻易扯开了铁索,——简直就像个三无劣质产品啊,这不是在暗示我赶紧进去吗。随意过头了点吧,差评没商量。
  随手将废铁一样的东西丢到一旁,第二人格推开门便对上了对方透着惊愕的红眸。就说这家伙不会那么轻易地消失嘛。
  “该说初次见面吗,第三人格。”第二人格挑了挑眉,不知道为什么松了口气。——难道是处于什么恶心的自我怜悯吗。第二人格暗自撇撇嘴,却忽略了对方微微颤抖的双手。
  “你来做什么。”第三人格的声音有些嘶哑,像是太久没有开口说话一般,嗓音低沉得可怕。他半眯起双眸,眸色暗沉得仿佛透不进一丝光亮,无端让人心生冷意,“炫耀吗。还是说——” 
  “你也被抛弃了。”
  抛弃?
  呵。
  第二人格毫不畏惧地对上对方那仿佛淬着毒药的目光,冷冷地哼笑一声:“现在的他只是不需要我罢了。”毕竟有了那个混蛋。啧、整天就知道发情,纲吉这蠢货还真就任那家伙胡作非为。思至此,第二人格心中隐隐生出一种“嫁出去的主人格泼出去的水”的凄凉感。如果不是时间场合对象不对,他还真想拉着对方分享一下这种奇异微妙的感觉。
  “所以就丢掉了。”第三人格裂开一个近乎神经质的笑容,黯淡的红眸颤动着,“和我一样。”他略略错开身子,轻易地避开了对方不知什么时候挥来的拳头,抬手格挡住紧随而来的另一记肘击。
  第二人格皱着眉恶狠狠地盯着近在咫尺的第三人格,开口的话语浸着浓烈的怒气:“如果你的目的是为了激怒我,那么恭喜你成功了。”  顶肘挥开对方的禁锢,第二人格迅速后退几步躲过直踢,却没能挡住那狠厉的侧记,——那家伙的速度快得离谱,即使凭直觉提前预知了攻势也闪避不开。第三人格的力气也是大得恐怖,几乎是一瞬间被击中的右臂便酥麻一片失去了知觉。
  第三人格并未就此停止,扭身抬膝撞击第二人格的腿窝,让他重心不稳地向前倒去。也亏第二人格反应迅速,反身横扫对方下盘,以牙还牙。第二人格稍稍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对方异于常人的速度与力量对他而言的确是个大麻烦。
  侧身巧妙地躲开第三人格紧追不舍的攻击,第二人格大脑高速运转着思考着回击的方法。
  对方的攻击又来了,像是不知疲倦一般,只要他还没有倒下,第三人格的攻击就不会停止。突然间对方的气息忽然紊乱了一下,第二人格抬眼便对上了第三人格那毫无机质的红眸,对方嘴角弯起的弧度愈发渗人,——倒不像是还有理智的样子。
  第二人格还未来得及细思一番,对方的攻击就已逼近眼前。一次比一次重的力道让他不得不放弃了正面防御的想法,更何况右臂还没有恢复过来,仅凭剩下完好的左手他也不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身体硬度去抵御。不过是稍一思索的空档,第三人格便已逼近眼前,紧接着密集的攻击便落在四肢封锁住了他防御反击的可能。第二人格即使有再多的格斗经验也干不过第三人格这种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还自带buff加持的打法。柔软的腹部也没能幸免,被狠狠击中数次,疼得他拼命咳嗽。——到最后反而成了单方面的殴打,一招一式倒像是小孩子一样毫无章法。   之前的那句话现在看来更像是给自己立了一个flag。这家伙难道是怪物吗,纲吉你到底有多压抑扭曲噢。
  第二人格死死咬住下唇,强忍住痛呼,用力过猛以至于嘴里弥漫着一股恶心的铁锈味,唇部鲜血淋漓一片狼藉。
  淡淡的血腥味是刺激到了第三人格,他猛地松开钳制着第二人格的手,后退几步保持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赶紧滚。”他别开目光,浑浊的红眸似乎清亮了些许。
  “揍完就赶人吗。”第二人格轻吸几口凉气,浑身痛得要命,动一动都困难,更别说什么“滚”了。但耐不住嘴欠,抬了抬眼皮抓住对方的目光,嘲讽一样地挑衅着,“退这么远做什么,我又不会撩你裆。”虽然我挺想干这种事的。第二人格心里诡异地浮起一点遗憾。但真要撩裆了恐怕自己就真的要升天去见耶稣了吧。
  “……你是继承了主人格那无用的吐槽技能吗,赶紧哪凉快滚哪去。”第三人格沉默了几秒,刚发狠地瞪了他一眼,随即像是突然脱力般跪倒在地,一时竟痛苦的呜咽出声。
  “喂!你——”第二人格咬咬牙,挣扎着爬起来挪到对方面前,“怎么了?!”他扯住第三人格死死掐住手臂、指关节微微泛白的手指,但对方只是颤抖着呜咽,似乎与外界隔断了联系般。
  背部重重的撞击冰冷的地面,眼前模糊了几秒第二人格才迟钝地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地咚了?
  搞什么啊刚才不是还疼得要死不活像条死鱼一样吗现在又玩诈尸复活?第二人格一脸懵逼地直愣愣盯着撑在自己身上的人,身体早就痛得稍微习惯了反而并没有过多地分散他的注意力。
  额上沁出的冷汗顺着额角滑落,复又滴在第二人格裸露的颈侧。第三人格恍惚地盯着身下人茫然无措的神情,脑子混乱一片。无数声音在脑海炸开,纷杂烦人。
  杀了他!
  撕碎他!
  占有他! 
  红眸微微紧缩,压着第二人格手臂的手愈发用力。他猛地低头拉近两人的距离,在第二人格震惊的目光中狠狠吻住了那狼藉一片的唇。——倒不如说是撞上。
  痛呼与脏话被一并封锁在嘴里,无力的挣扎与抵抗反倒更像是欲拒还迎。刚略略止住血的伤口再次裂开,腥甜的铁锈味在口腔里扩散蔓延。粗暴的亲吻与乱七八糟的吻技让第二人格隐隐有种对方是要吞噬自己的错觉,疼痛逐渐被阵阵酥麻取代,仿佛带着细小电流般直窜大脑。
  直到第三人格微喘着松开那饱经蹂躏、泛着一层水光的唇,第二人格才傻愣愣地跟着一起平复呼吸。
  “……原来你还有‘发情期’这种神奇的设定吗。”第二人格话未经大脑便脱口而出。
  “第一句就是这个吗。”第三人格挑了挑眉,红眸牢牢锁定身下这个大脑明显断线的人。
  “……所以你这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自恋吗。”人格X人格什么的不要太刺激。
  “你说是那就是吧。”第三人格小心翼翼地扶起伤痕累累的第二人格,对方身上的伤口隐约让他无端的有些兴奋。
——他是主人格所有负面情绪的载体,一切黑暗都由他承担。但是,一切似乎又并非他一直以来所想的那样糟糕。或许怀里这个嘴欠的第二人格就是他心中的那抹光吧。
  比主人格还要温暖的光啊。                                                       
                                             -END-

【后记】
    <“喂!你——”第二人格咬咬牙,挣扎着爬起来挪到对方面前,“怎么了?!”他扯住第三人格死死掐住手臂、指关节微微泛白的手指,但对方只是颤抖着呜咽,似乎与外界隔断了联系般。“我、我好像亲戚来了…”第三人格痛苦地呼吸着。>←对不起当时写到这我脑子莫名其妙地就接了这样的展开(。
  首先给辛苦出本的瀞太太表白比心www!!!犯罪者实在是太美味了!!!!当然铃爷和雷加太太的插图也是极好的呢(痴汉笑)然后食用完就想着如果第二人格和第三人格见面了会发生什么2333其实最开始并没有设想说两个人格在一起这么有病的来着,只是想着让两个人格来一次友好的(划掉)人生谈话(划掉)然后一言不合就干架什么的,最终我还是败在了基友神奇的脑洞下(x)
  最后再次表白太太们www!!!!以及我也好想被封面的言纲大大强奸(划掉)和强奸扉页上的十代目(划掉)!
                                            2016.7.3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