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抱着撒野不肯撒手。

#相恋十年三十题#·4·

4、学会了你擅长的事
  偶尔也会深夜惊醒。沢田纲吉在一片黑暗中悄悄睁开了双眼了,小心翼翼地挪了挪身子发现自己一如既往地被恋人环在怀里。
  对方没有穿上衣,准确来说对方的上衣正呆在自己身上。光裸的胸膛坚实得很,火热的温度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毫无保留地传递过来。即使在黑暗中,沢田纲吉仍旧能想象得出对方漂亮的锁骨上印着的泛红吻痕。
  沢田纲吉轻轻抬头,就着相拥的姿势朝锁骨处呵出一团暖气,探出舌尖仔细地舔舐着那片透红的肌肤,时不时用尖尖的小虎牙轻柔地撕咬着。力道很小,并不足以吵醒睡梦中的沢田言纲。
  “……喜欢、”沢田纲吉模糊不清地低喃着,软软的嘴唇轻触着那片滚烫发红的皮肤,“……这是证明…”
——你是我的。
  最后轻轻眨了眨沉重的眼皮,沢田纲吉挂着笑意再次沉入梦乡,错过了沢田言纲缓缓勾起的嘴角。
                                  -END-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