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抱着撒野不肯撒手。

来啊互相伤害!

/2727
/病娇纲出没预警。
/单纯的刀子。
========
  “啪嗒、啪嗒…”
  是什么滴落在地的声音。
  粘稠的、浓郁的——
  血腥味。
 
  屋内光线很暗,昏沉沉的灯光却盖不住沢田纲吉那双仿佛度着一层清浅光泽的褐眸。他眨了眨眼,微微皱起眉像是遇上了什么难题,鼓起腮帮子略有些困惑地嘟囔着:“哎?怎么这么快就坏掉了?”
  他探出舌尖舔去先前喷溅到嘴角的血液,腥甜的味道刺激着味蕾让他鼓动的心脏跳的更快。
  “呐、言纲。”沢田纲吉轻柔地抚摸着怀中头颅那与自己无异的蓬松褐发,像是个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一般笑得天真,“我很高兴噢~”他胡乱抹去对方空洞的左眼眶的斑斑血迹,——曾经那里面的橙红色眼珠子总让他心底一阵发痒。
  “你看——这样就再也没有人会妨碍我们了。”他双手捧住沢田言纲尚留余温的双颊,凑近自己的,然后启唇轻轻含住了对方失去血色的薄唇。
  仍旧温热的的鲜血自切口整齐的脖颈止不住地流着,染红了沢田纲吉的衬衫。
  “这样……你就只属于我一个人了……”那双琥珀般剔透的褐眸乘着满满扭曲恶质的爱意,却清楚地倒映出沢田言纲惊愕恐惧的面容——这是沢田言纲留在这世上的最后模样。
 
  角落的赤金眸子,早已失去了它原有的光泽,冰冷乏味。
                                     -END-

伤害来自http://m.weibo.cn/3034663353/4007745478827971?sourceType=sms&from=1068095010&wm=20005_0002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