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抱着撒野不肯撒手。

根丁生日快乐w

/生贺to根丁
/2727
/设定:编舞老师言纲X明星纲吉
/涉及的相关知识全靠乱编

01
  "日安——今天也请多多指教——”
  沢田纲吉推开舞蹈室的门。最近他正在筹备着新曲的舞蹈,虽然先前与隔壁黑曜组合作的专辑一经发售便占据了销售榜单的TOP,但那位可怕的变态经纪人才不管他需不需要休息颓废个几天,手段极其残暴地将他从房间里拎出来踹到了舞蹈室。
  现在才6点啊——?!
  当时的沢田纲吉顶着乱七八糟的褐发抱着被子哀嚎着。然后在经纪人冷漠的哼笑下讪讪地闭了嘴。对方整人的手法有的是,初来的那段日子简直活脱脱的就是一乡下小子血泪史。
  习惯性的问候尚未消失在清晨微冷的空气中,就意外地被接起。
  "日安。"
  沢田纲吉讶异地抬眼望去,然后迅速地低头看了眼一直握在手上的手机确认现在是6:30没错,不多也不少。待他重新抬头时,对头已经走到他面前,用那双初见即给人以惊艳之感的赤金眸子淡淡地直视自己。
——然后,在清晨的微光中,额发略湿的褐发青年勾起了一点轻巧的弧度,淡色的唇开合着。
  "初次见面,我是沢田言纲,本次的编舞。"

02
  【爱吃金枪鱼 03:49】
  睡不着。白天就要见他了,干脆练舞到天亮吧。

03
  沢田纲吉恍恍惚惚地想起,reborn此前似乎是有和自己讲过编舞老师换了一个,原先的那位据说是编舞界隐退的大佬跑去环球旅游了。其实就算不说他也明白,环球旅游不过是个借口,任谁摊上自己这么个废柴也会忍不住想要撂担子不干的吧。
  【你的心不在这里。】
  当初那位老师看了自己以前的视频后简截了当地指出了自己的毛病。
  一个无法反驳的毛病。
  沢田纲吉换了条腿压着,放松韧带。气氛实在是安静得有些尴尬,沢田言纲自做完简洁的自我介绍后便不再出声,跟着他一左一右地在压腿杠上拉伸着大腿。他转过脑袋正想说些什么缓解下几乎凝固的气氛,却正巧捉到了对方直勾勾的、仿佛掩藏着汹涌情绪的目光。
  但也只不过是一瞬,那双艳丽的焰色双眸便重归平静,似乎他刚才所看到的全然不过是他神经过度的妄想。
  “……沢田老师是被reborn邀请过来的吧?”最终他还是决定开口打破了寂静,只是称呼着同姓氏且年纪相仿的青年为老师让他感到稍许别扭。
  “叫我名字就好。”沢田言纲大抵也觉得有那么些不自在,他甚至隐隐有种微妙的负罪感,“是我自己要求来的。”
  “诶、这样吗。”沢田纲吉怔愣了几分,心底对沢田言纲的好感度上升了不少。
  准备活动完成后也不适合继续闲聊,沢田纲吉打起精神投入了正经的编演。
  这次的新曲是与以往迥然不同的风格,由小清新傻白甜转向了偏动感的轻电音。当初创作出这首曲子沢田纲吉还为编舞发愁了好一会,差点就把它压箱底重新寻找灵感了。
  突然就好期待啊。
  沢田纲吉偷偷瞄向身旁塞着耳机仔细研究新曲的沢田言纲,对方白皙而修长的手指在光洁的木地板上随着旋律有节奏地敲打着,垂下的眼帘掩去了一半的眸子。他突然就有种冲动,一种想要相信沢田言纲的冲动。
  【如果是那家伙的话,说不定能救救你这个蠢货。】
  一如既往毒舌的经纪人曾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04
  【爱吃金枪鱼 21:15】
  他叫我“老师”了。这个世界怎么会有他这么可爱的人。

05
  与沢田言纲的磨合期意外的短也意外的顺利,对方总能适时地明白自己心中所想,然后将之完美融入到对整体的编排之中。不过短短4天,沢田纲吉已经不下8次在reborn面前夸赞沢田言纲了。
  “这个地方稍微加一个柔和的过度如何?”沢田言纲将音乐往前倒了倒,然后直起腰舒展身体随着节拍完成了一个刻意放缓的扭身动作。
  合身的黑色T恤随着他的动作贴合着腰部,完美的衬出他好看性感的腰线。
  沢田纲吉下意识就咽了咽口水,差点就学着公司里那个不靠谱的夏马尔大叔吹个轻佻的口哨。
  不妙啊。
  沢田纲吉在木地板上捻捻脚尖,胡乱点了头表示同意。

06
  【爱吃金枪鱼 17:35】
  他犯迷糊的样子让我好想抱住去亲他。

07
  【爱吃金枪鱼 02:08】
  居然睡不着给我打电话。这是要逼我做点什么吗。

08
  【爱吃金枪鱼 13:14】
  忍不住了。

09
  短暂的休息时段。
  沢田纲吉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毛巾擦干额角的汗,太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地投入排练让他到现在都还有些兴奋得不能自已。沉睡的细胞仿佛终于清醒,随着每一次的呼吸愈发激动。
  “累吗?”沢田言纲拧开盖子把水瓶递过去,借着询问的空档悄悄盯着对方汗湿的胸口,——白色的训练服正服帖地粘在那儿印出美妙的风景。
  “不,我稍微有点开心过头了。”沢田纲吉不疑有他,仰头灌下了大半瓶水,然后眯起双眼笑得像个孩子,“言纲你超厉害的!”
  “是吗。”沢田言纲不可置否地回应,拿起一旁的手机切了首老五的animals。
  他站到了全身镜前,和着野性的音乐开始了即兴表演。
  由充满爆发爆发力的跨步开始,沢田言纲抬起左手打了个漂亮的响指,就像是在暗示着什么暧昧不明的话语般,帅气迷人。
  左腿前跨一步轻巧地跃起然后调转重心微微前倾,落地的一瞬单手撑地支起身子,修长的腿划过地面转了个圈子再定住站起。性感的挺胯,极具侵略性的摆动和张狂的音乐合为一道,简直如同一杯醉人的毒酒,诱惑十足。
  沢田纲吉已然是看呆了。他从未预料过,跳起舞的沢田言纲居然这么的色气,宛若一团炸裂燃烧的火焰,炫目而危险,完全不见平日的那份淡漠。对方就像是不小心弄坏了荷尔蒙的开关,狂暴的气势震得他经不住呼吸一滞,就等着脑袋一懵然后扑上去狠狠乱啃一气。
  音乐渐进尾声,沢田言纲勾回手臂探出舌尖在掌根处若有似无地舔舐了一下,目光热辣地看向沢田纲吉。
  “啧。”
  他听见沢田纲吉明显不悦地咂嘴,刚收回动作便被突然窜过来的沢田纲吉扯住。
  “你是故意的吧。”
  沢田纲吉蹙着眉瞪视着呼吸还凌乱着的沢田言纲,对方颈上沁出的汗珠滑过凸起的喉结,最后没入黑色的领口。
  “你觉得呢?”
  沢田言纲丝毫没有被戳破小心思的恼怒,反而勾起嘴角挑衅地笑着。
  “我可是会当真的。”
  沢田纲吉用力握紧了对方温热的手掌,琥珀般剔透的褐眸清晰地倒映出沢田言纲的面孔。
  “我从来就没有不认真过,在对你的方面上。”
  他回握住沢田纲吉的手,染着笑意的赤金眸子愈发耀眼。
 
10
  【爱吃金枪鱼 18:30】
  好想一直吻他。

11
  “沢田言纲你是得了皮肤饥渴症吗!”沢田纲吉一把推开凑过来又想耍流氓的混蛋编舞老师,无奈地撇了撇嘴。
  “你要体谅一下我这种——”从你出道开始便一直守候至今的迷弟心情啊。 
  沢田言纲咽下了后面半截话,任由对方怎样好奇也不肯开口。
  那么猜猜吧,这个小笨蛋什么时候会发现呢?
                                -EN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