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大草原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亲一下

给毛太太打爆call棒!!!

袭隐渊:

/冰秋
/学弟洛/学长沈
/没头没脑的片段,ooc项目金牌得主




洛冰河推开门进去的时候,沈清秋已经在了。


室内没有开灯,周围漆黑一片,洛冰河有些纳闷沈清秋为什么不开灯,下意识就扭头寻找开关。手还没摸到什么,就听见沈清秋劈头问了一句,一下把他劈傻了。


“你那天问我,能不能做你男朋友。”


洛冰河猛地抬起头。黑暗是个很好的掩蔽,他只看见一道朦胧的身影从椅子上站起走到面前,气氛微妙,他下意识后撤了一步,但沈清秋紧跟上前,几乎是跟他鼻尖贴鼻尖站着,还顺手把身后的门给关上了。


“别乱动。”


沈清秋说着,一只手扣着他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洛冰河一动不动,看上去十分茫然,身体却很诚实地燥热起来,四肢乃至大脑都罢工了。他感到沈清秋抓住了他的小臂,因为比他要矮一些,所以接吻时微微扬起了头。


洛冰河听见他说:“这是我的回答。”


很软。


洛冰河脑子里闪过第一个想法。


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反抓着沈清秋的手,把沈清秋带着转了个身,压着沈清秋按在墙上亲了。洛冰河脑子很乱,呼吸也快得不行,不过还记着用另一只手垫在沈清秋的脑袋和墙壁之间,不让沈清秋硌着。


他听见沈清秋含糊地说了什么,不过话音全给他吞进去了,完全没有留余地。


吻了一会沈清秋也反应过来,感觉洛冰河根本不是在接吻,根本是上嘴在啃,嘴唇一片火辣辣。他试图推开精虫上脑的洛冰河。


后者只微微分开了一瞬,贴在他耳边,一下有些委屈:“不能吗?”


说完眼圈就有些红。


沈清秋似乎还听出了一丝哭腔。好像下一秒就要破功哭出来似的。


他心里一下就软得快化了,酥酥麻麻地,洛冰河的小爪子一下一下挠着他的良心……沈清秋最怵这招,老人笑和孩子哭——现在还要算上洛冰河哭,这三样哪一种他都受不了。


都是学长老油条了,不应该这样的。


沈清秋叹了口气,算是认栽,扳起洛冰河的脸给他了灌一剂猛药,只端庄了三秒便把舌头伸了进去,勾着他的舌尖舔过上颚,占了一会上风,便很快被安抚好的洛冰河重新压了回去。


吻着吻着洛冰河放在沈清秋后腰的手就开始不老实,把沈清秋衣服撩开一角,顺着脊椎一路摸了上去,沈清秋瞬间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肌肉紧绷。洛冰河仍没有停下,手上完全不克制,在他内裤边缘来回挑逗。


我操……


沈清秋往后一仰头,闷哼一声,心想要完。


洛冰河听见了这声闷哼,像是得到了什么允许,一边把手伸进去一边对着沈清秋的耳朵吹气,手上也加快了动作。沈清秋感觉明显上来了,蹙着眉偏过头去,牙关紧抿,却还是漏出几声。


“你……”


太熟练了吧?


洛冰河没有回答,低低喘息,顺着嘴唇往下吻了吻沈清秋的下颌、喉结、锁骨,结果沈清秋很快坚持不住,缴械投降了。


完事之后沈清秋靠在洛冰河身上,根本不想动了,这幅样子弄得洛冰河心猿意马,差点又要做些不可描述的事。


他亲了亲沈清秋的发旋,在沈清秋后背一下一下顺着,顺着顺着就不对劲了,又开始在沈清秋身上一阵瞎啃。


沈清秋也不挣扎,或者说完全放弃了对荷尔蒙开闸的大狼狗的反抗,站着任洛冰河瞎啃,很快就青紫一片。


他推了推洛冰河,觉得是该停下了:“行了,适可而止。”


这副搞事搞完春意盎然的样子待会还怎么出去见人……


洛冰河对此则是嘿嘿傻笑,周身都是肉眼可见的粉红小心心,抱着沈清秋半天不撒手,完全圆满就地可飞升的人生赢家样。


输了输了,彻彻底底。


沈清秋笑着叹了口气,忽然觉得这样也挺好。






/FIN



考完解放第一枪,差点刹不住我的四驱车(噫)
这篇还是周测摸鱼写的呢,转眼就毕业了

评论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