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抱着撒野不肯撒手。

糖哩个糖糖糖

/冰秋
/小白花冰妹瞧一瞧看一看
/ooc爱我

  天旋地转。
  这大概是洛冰河此刻状态的最佳形容。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稀里糊涂地提出“同床”的请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稀里糊涂地得到应允后又怎么稀里糊涂地躺到床上。
  师尊就在身侧,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
  洛冰河简直要僵成一根硬邦邦的铁棍,直挺挺地梗在床榻上,不敢随意翻身,甚至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这实在太过不可思议,曾在梦中出现过的场景此时竟化为现实。那种如梦似幻的感觉让洛冰河生怕一个稍有不慎的动作就会将一切戳破。
  洛冰河只得强迫自己一遍又一遍背四书五经,企图将天旋地转的、不合时宜的思想赶着。直到沈清秋的呼吸渐趋平稳,他才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朝沈清秋的方向挪了挪。
  师尊……
  手指轻轻触到了沈清秋的手背,那一瞬的温度如星火将他心中的渴望引燃。好不容易缓下的绮丽想法死灰复燃,世界又开始旋转、旋转,不停旋转。
  在眩晕与迷茫的夹缝间,他握住了沈清秋的手,十指相扣。
  所有的满足感融成了一汪温水,从心脏开始缓缓流向四肢百骸,把一切涤荡明净。洛冰河淌仰在温暖中,任由沉沉的睡意将他淹没。
  ……
  少年绵长的呼吸如同一个信号,本应沉入梦乡的沈清秋悄悄睁开了眼。先前对方的所有举动让他几乎忍不住微笑。那种最本真的、最真挚的少年情怀直直击中他的心房,尔后便是止不住地柔软。
  沈清秋稍稍侧过身子,将彼此的距离又拉进了几分,对方毫不设防的安心睡颜便在眼前放大。
  吻轻轻地落在光洁的额间,满载着最柔软的情意。
                                                        -END-
  
对冰秋双方互宠真的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对小白花冰妹也一点抵抗力都没有。no原则,no理智,no思想。了解一下。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