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抱着撒野不肯撒手。

向着检票口冲刺

/冰九
/po重庆游船经历真情重现
/全国ooc一等奖
/流水账蟹蟹
  
_00
  “喂,多少点了。”
  “八点半。”
——“?!!!!!!!!!!!!!!!!”
  
_01
  「今天是重庆游的第二天,晚上的行程计划为9点的长江嘉陵江两江游,不要迟到了啊。」
  沈九脑子闪现出白天时岳清源将船票递过来时的场景,对方啰哩吧嗦讲的一大堆废话浓缩成关键句,再缩短成关键字,最后提炼出“迟到”二字。
  表盘上的分针静悄悄地划向30,时针已过了8,告诉着两人他们已经在迟到的边缘试探。
  解放碑好吃街里小面、串串、钵钵鸡的香味穿梭在热闹的食客间,嬉笑声传到洛冰河与沈九周身却像是被一层防护膜隔开。两人加快了消灭美食的速度,终于在40分时将最后一碗凉糕吞掉。
  看看导航,也许还能踩着死线赶上游船。
  洛冰河点开滴滴打车,信心满满地输入好出发地和目的地,等待接单。
  
_02
  “哎小哥你取消订单吧!码头那块儿交通管制过不去啦!”
  洛冰河费劲地理解完对方夹着浓重重庆口音的普通话,最后得出的信息是“迟到没跑了”。
  两人无言地对视一眼,然后沈九翻了白眼嘲笑洛冰河太能吃所以才会让158块毛爷爷打水漂,洛冰河自然而然也被挑起怒意反讽回去。
  没吵两嘴沈九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摁亮屏幕发现是岳清源发来的救援信息。
  「知道你们肯定没车了,我已经拜托送我们过来的司机大叔去接你们了。」
  岳清源第一次有点用。
  沈九毫无心理负担地想。
  
_03
  重庆的马路也是很神奇,某些路段的坡度堪比过山车,而载着两人的司机可能上辈子就是驾驶过山车的,呼啦一下冲上坡,期间展现了他高超的漂移技术见缝插针地甩过几辆私家车冲到了最前方。
  沈九握紧了扶手,有一种自己的五官都要被甩错位的复杂感。
  交通管制是不假,司机将两人载到离封锁区不远处留下一句“一直往前跑就到码头了,很快的”便一个倒车风驰电掣地转头跑了。
  8点58分,距开船还有12分钟。
  洛冰河撞了下沈九的肩膀,开始向码头狂奔。
  
_04
  风很大,人很多,路很乱七八糟。
  沈九和洛冰河迈着大长腿一头扎进拥挤的人群——都是已经结束上一趟游船的人——敏捷地避开路人,在不平的路面上奔跑。
  “怎么还有个铁皮通道啊!”沈九冲洛冰河喊了一句。
  “鬼知道!”洛冰河也礼尚往来地喊回去。
  通道里行人比外边稍微少了一点,两人沉重的奔跑声引发围观惨案。顶着路人或讶异或嫌弃的眼神十分考验人的心理素质,好在价值158元毛爷爷的游船更有吸引力,洛冰河甚至在狂跑的间隙用眼神撩了下妹,丝毫没发现自己现在刘海飞起表情狂野的模样充满了搞笑艺人的气息。
  拐过不知道多少个弯两人终于成功完成铁皮通道的关卡,来到了另一条窄小的施工建筑旁的小马路。
  
_05
  “你好重庆港码头怎么走?”
  摆摊的大娘连眼神都懒得施舍,抬手往对角指了指就算是回答。于是两人继续奔跑。
  方向越来越奇怪,路况也越来越复杂,本着“好像已经跑了一大半的路”的想法,两人也只好硬着头皮向前冲。
  好在又拐到了一条临江大道,沈九真切地远远看到了码头,这才确定大娘没骗他们。
  ——但是司机大叔绝对是骗了他们。
  什么很近,这都埋头狂奔的快20分钟了才堪堪望见码头的一角。
  沈九随意耙了耙头发,企图将飞起的刘海压下,当然在风向的作用下失败了。
  从临江大道通往码头的路上越来越多的人挤了出来,两人在左躲右闪的空档甚至听见有热心群众喊了句“冲啊!加油啊!”为他们鼓劲。
  还真是谢谢您了。
  洛冰河咂了下嘴,按耐下蠢蠢欲动的白眼。
  
_06
  “小九,你们到了吗?快检票了。”
  “吵死了!怎么这么多个码头入口啊!”
  “码头五,码头五啊别跑错了。”
  沈九挂掉电话,踢了已经半条腿冲进码头六的洛冰河一脚,转身往前继续跑。
  
_07
  生命的究极奥义在于运动。
  今天的沈九和洛冰河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花了将近半小时好不容易赶到了游船上的两人在甲板上瘫坐了快15分钟才等到姗姗来迟的发船。此时距船票上写的9点10发船已经过了40分钟,隔壁一桌的女生还特别大声地笑着告诉同伴“根本没必要管是多少点的船票,只要是今天的就可以上船”。
  ……活着不好吗,为什么要说出真相呢。
  洛冰河与沈九对视一眼,确认过眼神,是要弄死岳清源的冲动。
  
                                                          -END-
  
咳没错以上大部分都是我跟舍友的真实体验,疯狂奔跑半小时感觉自己可以拿800米冠军 第二天小腿爆痛脚底长水泡还坚持去了磁器口人挤人……活着不好吗😭😭😭
  
  
  

评论(9)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