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抱着撒野不肯撒手。

日常吧……大概

/2727
   关于合照,两人其实挺少照相。也不是说不喜欢拍照片,主要是犯懒。偶尔沢田言纲出糗时沢田纲吉反倒会十分自觉且迅速地“咔嚓”记录下来,结果攒着攒着手机相册里几乎都是沢田言纲的丑照。
  “……你又拍。”沢田言纲揉着手腕爬回床上,刚才睡午觉睡死了一个翻身摔到地板上,不知道为什么很奇异地摆出了单手俯卧撑的姿势。
  沢田纲吉笑着笑着捂住了脸,企图把笑声憋回去,结果当然是失败。
  反抗也不是没有,但沢田言纲一对上沢田纲吉开怀的灿烂笑脸就没辙,最终只能无奈地揉了把对方蓬松的褐发不痛不痒地威胁了几句算数。
  “言纲。”终于笑够了的沢田纲吉喊了一声,尾音还带着没有消退的笑意。
  沢田言纲跟着靠过去,一句“怎么了”还没来得及出口便被脸侧突如其来的柔软触感吓了一跳。
  回过神来只见沢田纲吉垂着脑袋将屏幕摁灭再摁亮,没有被鬓发完全藏起的耳垂正红。
                                                                 -END-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