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抱着撒野不肯撒手。

必要不可欠

/2727
/脑洞form Geora的2727手书《必要不可欠》
/高中生设定
/ooc老手

_01
  「君の半分にめがけ僕の半分をあげる,混ざりあった果てには必要不可欠となります。」

  这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周一。前一晚拖着沢田言纲一起打双人音游结果不小心沉迷到了凌晨两点,最后头靠头居然就这么趴在地上睡了一夜。结果就是早上醒来浑身酸痛还濒临迟到,手忙脚乱地一边收拾书包一边吃早餐终于赶在死线前出了家门。并肩跑的时候沢田纲吉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关节还在咔哒咔哒地响,跟沢田言纲一起就像成功上演一场机械舞。
  一直到了现在,两人之间的气氛仍旧是和平的,只口不提的暧昧隐藏在暗处,只待一个合适的契机爆炸。
  困倦时那个小心翼翼的亲吻落在耳侧,激起一阵柔和的暖意,同愈发浓厚的睡意融合交缠,一起化为梦中最珍重的情意。沢田纲吉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份沉甸甸、却过分小心的心情,只是从小便温吞的性子让他条件反射地去逃避。
  对沢田纲吉而言,沢田言纲是一个太过耀眼的存在,与自卑的他格格不入,太多细节糅合起来就是一道天堑,无论是谁先去跨越必将以无穷的勇气为基石。
  或许是心中藏着事,沢田纲吉上课溜号比平时还要勤快。偶尔勉强拉回了注意力去听了那么两句重点刚想记在本子上,却猛然发现原本空白的线圈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写满了“沢田言纲”。
  他抿抿唇,瞥了眼斜对面低头认真做笔记的沢田言纲,默默将这一页撕下来揉成团塞进口袋里。
  
_02
  「世界中探しても僕の好きは負けやしない。」
  
  上午最后一节课终于打铃下课,沢田言纲拿出便当盒拦住了正往后边走的山本武,小声讲了句什么便成功让他掉头从前门出去 。他敲了敲沢田纲吉的课桌,示意对方去天台吃午饭。
  沢田纲吉倒有些弄不清情况,傻愣愣地问怎么那两人不跟着一起吃,被沢田言纲随便扯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吃饭时沢田言纲一如既往地跟没骨头一样靠在沢田纲吉身侧,被沢田纲吉嫌弃地往一旁推了推,边夹起一块天妇罗边随口抱怨着“沢田言纲你好热啊别靠这么近。”
  话语戛然而止。
  手腕被突然握住,沢田纲吉眨了眨眼睛怔愣着看着自己的手被对方带着转了个方向,然后刚夹起的天妇罗就被一口咬掉。
  沢田纲吉一时不知道是该先纠结两人居然共用一双筷子还是先打对方一顿,然后在沢田言纲欠扁的笑容下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自己碗里就有做什么抢我的啊?!”沢田纲吉扑过去卡沢田言纲的脖子,结果方向不太对直接鼻子磕到对方的锁骨,一瞬间疼得泪花冒出来。
  沢田言纲忙低下头去看,正巧对上沢田纲吉仰起的脑袋,那一秒擦过的柔软触感如同给整个世界按下了暂停键,所有的温度、所有的笑闹、所有的一切一切褪去颜色,只剩下剧烈鼓动的心脏。
  潜藏的暧昧因子在这一刻爆发,氛围染上了别样的温度,然后一点一点燃烧。
  “那个——”几乎是同一时间开口,沢田纲吉甚至还有闲心想等下该不会要进入八点档的“你先说,不不你先说”环节,然后下一秒就被沢田言纲毫不客气地捂住了嘴。
  “你不准说话。”沢田言纲挑了挑眉,“除了点头没有别的选择。”
  这是什么霸王条款噢。
  沢田纲吉翻了个白眼以示了解。
  “其实一直都没跟你说,”沢田言纲难得地梗了一下,“从那天见到你奇妙地完成高难度的左脚拌右脚平地摔开始我就注意到你了,虽然你很废总是能犯一些常人基本不会犯的傻,考试总是不及格,跑步总是跑最后,打游戏总是打不过关,”沢田言纲顶着沢田纲吉快要喷火的眼神,很轻地笑了一声,“但是我——我就是很喜欢你。”
  
_03
  「測らせてよ好きの距離をこっち持つから。」
  
  最后沢田纲吉是被沢田言纲揽着肩膀回到教室的。其实平常对方也常有类似这样的亲密举动,但刚被告白的沢田纲吉难冒出点无措的害羞。——即使对方的告白听起来就挺让人心累的。
  午休跑路的山本武一见他俩勾肩搭背地进来,便朝沢田言纲递了一个不知所谓的眼神,沢田言纲勾了下嘴角作为回应。
  沢田纲吉实在闹不明白怎么这两人突然就露出了老父亲一般的欣慰笑容。
  周一正好轮到沢田纲吉值日,同组的同学一如既往地找各种借口逃了值日,剩下他一人苦哈哈地扫着地。
  “你怎么又答应别人。”门口传来沢田言纲略带不满的声音,引得沢田纲吉讶异地停下打扫的动作。
  “你不是走了吗。”他手忙脚乱地接住沢田言纲丢过来的饮料,眼神迷茫。
  “谁会丢下刚刚确认关系半天的男朋友啊。”沢田言纲丢下书包走过去自然地从侧边揽住他的肩膀,末了还坏心眼地掐了掐对方柔软的脸颊。
  
_04
  「君の辞書の中に僕の名前書いておくよ,その意味の欄には“100年間の恋人”,君というテストなら100点満点なんだよ 」
  
  傍晚沢田言纲再一次自动自觉地粘着沢田纲吉回家。对此沢田奈奈自然是乐见其成,哼着歌又加了两个菜。
  吃饱喝足后两人回到房间一个准备打游戏一个准备写作业,结果当然是被嘲讽老是gg的沢田纲吉心力交瘁地翻出作业本。
  “啊,这是什么?”沢田纲吉弯腰捡起从沢田言纲本子里掉出的纸张,粗略地扫了一眼便停下了动作。
  【沢田纲吉100年間の恋人】
  上面这么写着。
  他傻傻地看着偏过头视线乱飘的沢田言纲,对方的耳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红得几近滴血。偏偏沢田纲吉还懵着脑子伸手去轻轻捏了捏,摸到一手烫人的温度。
  “笑吧笑吧。”沢田言纲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却不曾想被对方抱了个满怀。
  “言你是幼稚鬼吗哈哈哈哈哈——”回过神来的沢田纲吉立马大肆嘲笑束手束脚的沢田言纲,抱着对方笑得险些背过气去。
  这是一份调查问卷,也不知道为什么沢田言纲会有多出来的一份,上面所有关于恋人习惯的问题他全部答对。
  
_05
  「君の半分にめがけ僕の半分をあげる,混ざりあった果てには必要不可欠となります。」
  
  轮流洗完澡后两人窝进被窝里进行愉快的夜谈会。话题天马行空,基本是想到什么聊什么。或许是两人身上同款沐浴乳的香味令他心安,抑或是今天终于完成了一件大事,今晚的沢田言纲比往常要早泛起了睡意。
  模糊间他感觉到沢田纲吉似乎轻轻用手指触了一下他的胸口,语气轻快。
  “你的一半,归我啦。”
  
                                                       -END-
  
先给geora疯狂打call!!!! 手书做的太戳我了呜呜呜呜呜!!!ball ball大家都去看看叭!!!!
以及太久没产粮其实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文力下降了我的错😭😭😭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的可爱呜呜呜呜呜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