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抱着撒野不肯撒手。

                                                          Affair_01
/2727
/设定参照《这个杀手不太冷》
/私设成山
/ooc都归我

  差5分钟3点。
  酒吧的玻璃门被大力推开发出一阵嘶哑的鸣泣,几个醉醺醺的矮个子男人被推搡着赶出大门。他们杵在原地用不知道哪儿的方言骂咧了好一会才晃晃悠悠地沿着街道躲回阴暗的角落。
  言纲蹲在街角最后狠狠吸了口香烟,将残余的烟蒂丢到身后缓了几秒才拎着塑料袋站起来慢悠悠地挪向紧挨着酒吧的小巷。里头的人都称之为“廊道”,然而事实上这条幽暗的小巷更像是条夹缝,估摸着能把一两百斤的胖子挤成九十斤的瘦猴,唯一的同行者大概也只有哧溜穿行的老鼠。
  感谢自己的亚洲血统吧,这玩意就归你了小杂种。
  他很轻松地钻入散着股霉味与馊味的小巷,甚至还能空出点位置避免肩膀蹭到墙面上长出了苔藓。脚下的砖块也不知道是哪个年代被人遗漏的,早已被滑腻的青苔来回裹了好几层,有的松软有的严实,——严实的那部分正好合了他的脚印。
  “廊道”那头接着幢破旧的小矮楼,言纲绕到偏门顺着生锈的铁梯回到二楼。拐角蹲着个壮实的大汉,挤得走廊满当得快炸了一样。
  “嘿小杂种!你是被那儿卡住了脑袋吗!”大汉朝身侧啐了口唾沫,粗鲁地扯过塑料袋,站起身直接撞开停在他面前的言纲,“慢的要死!这功夫我都可以来个几回合了!”他一脚踹开本就摇摇欲坠的铁门,窝回了宿舍。
  言纲没吭声。某些拙劣的吟叫声穿过铁门上细密的裂缝争相涌入污浊的空气中。他折回铁梯,往上直奔天台,然后才围栏的一处豁口窜到旁边紧挨着的另一栋老楼上。
  手臂约莫是撞青了,扯着活动几下都嫌疼。言纲皱着眉用另一只手大力揉搓乌青处,打算借着蛮力把淤青揉开。可惜搓了半天除了把瘦巴巴的隔壁整得通红和让头痛加倍外,没有任何作用。
  倒霉透了。
  言纲掀开肥大的外套,从侧边的暗袋里扒拉处一小块巧克力和一根棒棒糖,撕开包装囫囵几下吞掉巧克力权当一顿晚饭。他实在也没什么胃口再吃点什么了,白天挨的那顿揍恰好招呼到了他的腹腔,到现在还泛着股恶心。
  听说是交易时出了些差错,里头折了好几个人,底下负责的被上头卸了几根手指,到最后全把怨气堆到自己这儿了,顺带连晚饭也克扣了。幸好对面小店的老板早就见惯了这些破事,见着鼻青脸肿的也没赶人,反倒还摸出条卷烟丢过来。
  借着杂乱的彩灯,蛰伏在黑夜中的蛆虫正彻夜狂欢,带着一股子山雨欲来的潮湿气息。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