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抱着撒野不肯撒手。

              Affair_03
/2727
/设定参照《这个杀手不太冷》
/私设成山
/ooc都归我

  暴雨未歇。
  急促的脚步声与粗俗的叫骂声片刻间已迫于门外。言纲只得将满腹的计划暂且压回心底,扯着青年的衣袖将他引导到屋内唯一可以藏身的绿色衣柜前,比了个手势示意了自己的目的。对方沉默着凝视了他几秒,最终垂下眼帘打开柜门矮身躲了进去。衣柜约莫是一米高,不算大,青年蜷起身子也勉强整个人藏了进去。
  铁门被踹得震天响,上面的裂缝愈发扩大,碎裂声听得言纲一阵头皮发麻。他翻乱床铺,然后揉着头发装出一副睡眼惺忪的懒相趿拉着人字拖去开了门。刚开门他就被杵过来的枪管砸中了脑门,上边还带着不久前子弹出膛的余热,甚至沾染了几分隐秘的腥味。
  “妈的!老子忙得要死你倒是睡得爽!”金发大汉粗略朝里扫了几眼,然后随手推了把对他而言十分碍眼的言纲,“小杂种这儿没有!”
  言纲被推得一个踉跄,连着倒退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形。动作间绊起的水花溅了他一腿,脚底有些奇怪的触感,硌得他有些烦躁。趁着对方转头的功夫,他挪了挪脚,让尚且波动的水流冲掉碍事的异物。
  “……之前我好像看见安德鲁带着一个面生的人去仓库那边了。”言纲可以踌躇了几秒,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是在犹豫着是否要说出真相,“雨太大了。”
  金发大汉顿了顿脚步,喊住同伴后颇有兴趣地追问:“安德鲁?那家伙最近不是刚被上头剁了根手指吗?”
  上钩了。
  言纲敛下翻涌的心绪,定了定神顺势摆出困惑相:“可是那天……他有提到了‘情报’、‘动手’什么的。”
  金发大汉与同伴对视一眼,彼此心底已有了考量。他裂开一个近乎恶心的胜利者的笑,常年受尼古丁熏染成黄褐色的牙齿没了肥厚双唇的阻挡暴露出来,丑陋得要命。一旁体型稍瘦的同伴倒还保持着几分警觉,盯着言纲上上下下看了好一会才在金发大汉的催促下丢下一句警告意味十足的话语。
  “最好是真的,不然你是知道后果的,杂种。”
  嗤。
  言纲差点没绷住笑。
  知道了又怎样?以为我和你们一样蠢吗?
  但既然从一开始就是一出谎言,那么戏还是得做个全套的。
  他跟着往外走了几步,扒着划手的门框略带急切地喊:“事成了别忘了分我根烟啊——”换来了远远的一阵嗤笑。
  言纲关好破铁门,转身刚想去棒青年打开衣柜就见对方已经自动自觉地从里边出来了,正站在旁边表情微妙地整理着因先前勉强自己挤在窄小地方而蹭起的褶皱。——然后他就看见对方才斜后侧的裤头扯出一块他眼熟得不得了的布料。
  红色的。
  印着小黄鸭的。
  路边大甩卖买二送一的。
  他的。
  内裤。
  “……”青年默默看着自己手中的布料,然后一脸尴尬地开口解释,“我不是故意的,你的衣柜太窄了。”
  “啊。”言纲只得讪笑着回应一声。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