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抱着撒野不肯撒手。

是辆🚘 关爱一下颤颤巍巍的老司机吧……链接见评论

日常吧……大概

/2727
   关于合照,两人其实挺少照相。也不是说不喜欢拍照片,主要是犯懒。偶尔沢田言纲出糗时沢田纲吉反倒会十分自觉且迅速地“咔嚓”记录下来,结果攒着攒着手机相册里几乎都是沢田言纲的丑照。
  “……你又拍。”沢田言纲揉着手腕爬回床上,刚才睡午觉睡死了一个翻身摔到地板上,不知道为什么很奇异地摆出了单手俯卧撑的姿势。
  沢田纲吉笑着笑着捂住了脸,企图把笑声憋回去,结果当然是失败。
  反抗也不是没有,但沢田言纲一对上沢田纲吉开怀的灿烂笑脸就没辙,最终只能无奈地揉了把对方蓬松的褐发不痛不痒地威胁了几句算数。
  “言纲。”终于笑够了的沢田纲吉喊了一声,尾音还带着没有消退的笑意。
  沢田言纲跟着靠过去,一句“怎么了”还没来得及出口便被脸侧突如其来的柔软触感吓了一跳。
  回过神来只见沢田纲吉垂着脑袋将屏幕摁灭再摁亮,没有被鬓发完全藏起的耳垂正红。
                                                                 -END-

咳打算把这几天游重庆的一些沙雕经历写成冰九和2727

夏鸣

/2727
/高中准毕业生设定
  
  高中生。
  准确来讲,是高中准毕业生。
  分别在即的那种。
  沢田纲吉一想到这些不免冒出来点惆怅。其实用“惆怅”来形容似乎不太恰当,毕竟他私心只想把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指向一个人,一个几乎占据了他高中所有记忆的人。
  沢田言纲。
  直至今日沢田纲吉仍旧觉得自己居然能和全身围绕“漫画男主角”气场的沢田言纲成为还算不错的朋友简直是上天的眷顾,因为两人的差距太过瞩目具体讲估摸着三天三夜也讲不完,所以按下不表。
  就像现在,沢田言纲拎着瘪瘪的通勤包,趁着等红绿灯的间隙突然转头问了一句。
  “晚上要不要出来转转。”
  沢田纲吉讶异了一瞬,拒绝的想法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他极快地应允了一声,又开始在脑内日常模拟要如何将对话进行下去。
  结果直到绿灯亮起他也没能说出什么话来。沢田言纲倒是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半垂下头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没有再继续说话。
  说到和喜欢的人出门,不论男女总免不掉要抉择一番穿着。沢田纲吉站在衣柜前折腾了许久也没挑出满意的衣服,最后干脆闭上眼睛胡乱抓了件纯色的T恤和牛仔裤跑了。
  在沢田纲吉心目中的“出来转转”就是散个步或者去游戏城打个街机什么的,结果当他被沢田言纲带着走到已经空无一人的小公园并看着对方从不知道哪里提出一袋啤酒时,他怔在原地脑子一片空白,表情也是傻到不行。
  “啧。”他明显听见了沢田言纲咂了下嘴,也不知道是在嫌弃他傻还是什么,总之还是顺着对方招手的动作走了过去。
  “怎么突然要喝酒?”沢田纲吉觉得还是要问一问。
  沢田言纲瞥了他一眼没做声,只是自顾自地坐到滑梯的底部,摸出一罐啤酒拉开拉环递给他。
  这种情况沢田纲吉也习以为常了,闭嘴接过啤酒跟着一起慢慢喝。
  夏日夜晚的天空有一种与别的季节不一样的活力,漫天繁星或分散或聚集,隐约排列出天鹅的模样,隐匿在草丛中的夏虫纵情歌唱着夏日夜曲。
  “纲吉。”
  也许是环境过于安宁,又或许是群星过于夺目,当那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沢田纲吉竟隐隐有种心头震荡的错觉。一时间他竟连一个简单的回应也无法完成,只是侧过脸傻愣愣地对上了对方的视线。
  即使已经相处了这么久,沢田纲吉仍无法找到一个完美的词语去描绘沢田言纲的双眸。那是比跃动的焰火更纯粹的橙红,揉碎了漫天的璀璨星光,有着令人沉醉的魔力。
  “有一句话我一直很想说。”沢田言纲缓了一会儿,才再次开口,“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去表达。”他主动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肩膀挨着肩膀。那双艳丽的焰色眸子愈发勾人。
  “或许行动,”沢田言纲仍在靠近,直到两人的距离几乎微不足道,“或许行动会比语言直观。”
  呼吸交缠。
                                                         -END-
  

十分不喜欢新版的loft 总之能看到这篇粮的朋友们靠的是缘分(⑉°з°)-♡
  
  

各位情人节快乐哟 终于产了一次2727了 不知道为什么说我敏感词不能发那就只好走微博吧😂😂😂要是这里不行就点评论里的链接吧https://m.weibo.cn/3976551083/4207123301136350

2727真的没粮吃了……北极冷圈爆哭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Prejudice_01

/2727
/设定:魔王言纲X恶魔纲吉
/私设瞎编
  
 【……你,是恶魔?】
  沢田纲吉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毕业训导师居然会是万人敬仰的新任魔王大人。听说刚好这届是训导改革,实行了新的训导条例,规定训导师必须通过随机抽取学号决定所带的毕业生。魔王大人大概是最近没有转发锦鲤才幸运E地抽到自己这个万年吊尾车吧。
  他顶着一干不善的眼神提拎着自己的行李坐上了通向城堡的专车。这一点与其他得自个满世界乱跑找训导师的毕业生相比可以称得上是一种无上的优待了。然而被室友狱寺疯狂灌输了一通“魔王恐怖论”的沢田纲吉实在是高兴不起来,他已经可以预见接下来会是怎样一段惨痛的时间了,以至于他紧张了一路脸都僵硬了。
  结果传说中的魔王大人顶着一张和自己相似度极高的脸迟疑了一会儿问出这样一句话,让他瞬间忘了该摆出什么表情,所有反驳卡在胸腔,硬生生让他憋出一个麻木的笑。
  “是的,如您所见。”
  换来魔王大人一个略带歉意的颔首。显然话题就此打住,沢田纲吉绞尽脑汁兀自纠结了好一会到底要不要挑起个话头,最终还是败在愈发尴尬的气氛下。幸好对方似是有所察觉,唤来副官山本领着他去熟悉情况。
  同面部表情缺乏的魔王相比,副官山本可以称得上是极为平易近人,聊了没几句两人便可熟稔得直呼姓名,先前在魔王那遭遇的尴尬景象荡然无存,令沢田纲吉几乎要流下感动的泪水。
  初来的几天清闲至极,既无学习任务也无水平考核。沢田纲吉虽说不是个会主动奋起的恶魔,但这样每天单纯吃吃喝喝玩玩睡睡也难免让他愈发不好意思。鼓起勇气去找魔王却被告知对方早先出发去边境的北部森林处理事务了,他只得将目标转向山本。
  “啊说起来——”山本从藏书阁扒拉出一本落满灰尘的魔法书,“阿言让我把这本书给你来着,说是下周回来要检查你的成果。”
  沢田纲吉脑子空白地接过沉甸甸的书,感觉自己看见了魔神一脸慈祥地关上了他的门,顺带连窗户也关死了。
                                                                 -TBC-
 
  

Sunlight

/2727
/死于脑补
  临近晚饭时分。
  沢田言纲睁眼便看见窗外已是绚丽的暮色,泛着金光的橘红揉碎在云层间,艳染了半边天。他愣了会无意识地抽了抽发麻的腿部,感知到上边沉甸甸的重量才发现沢田纲吉不知什么时候也睡着了,手上还抓着本之前跑出去买的漫画。
  或许是沢田纲吉并未沉沉睡去,他在沢田言纲有所动作时便撑起身子滚到一边伸了个懒腰。
  “还想着到点喊你来着。”沢田纲吉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然后打了个小小的呵欠,“你睡得太舒服了,害得我也不小心睡着。”
  “所以到头来还是我的错?”沢田言纲站起身活动一番,然后伸手拉起沢田纲吉。
  “谁叫你要熬夜打电动啊——”沢田纲吉拖长了声音,一副控诉的模样,“上午还早起跑出去结果下午睡得这么死。”
  两人的身高相差不多,约莫是小半个额头的高度。沢田言纲略一低头便可轻易触及对方的额部。他也的确常常习惯性地搂住沢田言纲亲吻他的额头,碎碎的额发总会惹得他鼻尖发痒,却仍旧舍不得离开。
  沢田纲吉在他转过身的刹那就已知晓接下来的动作,不等对方低头便抢先仰起了脸。温软的唇瓣停在他的下巴带起一阵柔和发暖意,沢田言纲带着几分讶异勾起唇角。对方少有的主动让他心悦不已,稍稍垂下脑袋便贴上对方的唇。
  仅仅只是单纯的唇瓣相触,不再有半分深入的动作,却格外动人心弦。无任何情色之意,朝夕共处间沉甸下感情早已化为默契。这样简单的触碰最是暖人心尖。
  许是气氛已化为浓稠的暧昧,沢田言纲按耐不住便启唇含住了他的下唇,细细地吮吸着。那双仿若盛满霞光的焰色眸子略略沉下几缕暗色,稍显冷峻的眉眼却被笑意彻底柔和。
  沢田纲吉被逗弄得唇上一阵发痒,忍不住笑了起来。沢田言纲便也停下动作,转而轻巧的磨蹭按压。鼻息交缠间满是温柔的暖意,一点一点地沁入肌肤涌入心田,化为奔腾不息的河流。
  最终腹部的声响打破了越发粘腻的氛围。沢田言纲毫不客气地偏开头肆意笑出声,却仍旧死撑着装出一副“我有在努力憋笑”表情。
  “所以说你甜不过3秒啊。”沢田言纲搂紧了企图给他一拳的沢田纲吉,笑得直打颤。
  “是是是你最甜了,”沢田纲吉面无表情地回应,“估计到牙科都没得救。”平板的吐槽只换得沢田言纲愈发嚣张的笑声。
  结果真正吃上晚饭已经是晚上7点了。
                                                                -END-

Messenger
/2727
/设定:信使言纲X王子纲吉

【I’m a messenger and I travel light.】

  沢田言纲解开挂在包侧的挂绳,取下水壶仰头将剩下不过小半壶的水喝得一滴不剩,然后从驿站接满,准备离开。

  驿站的老板在他转身前抛过一个扁平的罐子,他低头拧开盖子,浓郁的酒香便蹿入鼻尖。

  “你要是往东走,最好带上它。”

  沢田言纲微微翘起嘴角向老板致谢。他并没有饮酒的习惯,但往东的区域他不大熟,听听老板的忠告总不会吃亏。

  于是年轻的信使将装着信封的口袋整理好,继续踏上行程。

  跨过边界他正式踏上了这片属于东方的土地,满目碧绿一片生机盎然。他摸出地图研究了会路线发现似乎自己在十分钟前便已偏离了既定的路线。

  沢田言纲四处张望了番,茂密的枝叶阻挡了大部分光线,他仅能透过些微偏红的阳光判断现在已是傍晚。

  温度渐渐下落。
  
【Give me somewhere I can sleep tonigh】

  单薄的马甲配衬衣根本抵挡不住渐冷的晚风,沢田言纲从腰侧的大口袋里翻出墨绿色的披风仔细裹好。他至今仍未找到一处合适的落脚地。

  看来只能在树上将就一晚了。

  他灵活地攀着树干爬到一个结实的分岔口,稳稳地坐好。

  天气愈发的冷。

  仿佛夹着寒霜的风自衣缝灌进来,冷得他打了几个哆嗦。猛然便悟了驿站老板的用意。

  沢田言纲掏出那个扁扁的小铁罐,拧开金属盖子喝了一小口。随着吞咽那股辛辣直直通向小腹,温热的感觉逐渐升起,稍稍驱散了寒冷。

【Hello,here is yours.】

  沢田言纲终于摸清道路,抵达森林深处的城堡。城墙上爬着不规则的绿色爬山虎,米黄色的墙砖显出几分沧桑的年代感。

  他敲响了信使通道的钟,随后跟着前来引路的仆从进入城堡。

  与此前所见极尽奢华的城堡不同,这里的装潢十分内敛低调。虽说该有的名画瓷瓶一样不少,但沢田言纲缺仍是生出一种温馨的感觉。

  “那位是信使先生吗?”走廊的尽头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沢田言纲不由得抬头望去。

  那人一副少年模样,身着简单的衬衣,唇角弯出一抹笑。

  对方站在落地窗前,外边温暖的阳光散落在他身上,衬得那双温润的褐眸愈发剔透。

  仆从领着他同对方行礼问好,对方顿时一副受惊的模样摆着手说不必如此遵守礼节。明明是个王子却如此平易近人。

  送往这的并不是什么十分重要的信件,沢田言纲交接信件也只不过花了半个小时,然后便被热情好客的国王留下来参加几日后的舞会。

  实在是盛情难却。

【I am a messenger and you are a prince.】

  这几日可以称得上是沢田言纲最为清闲放松的时间。年少的王子似乎对他很好奇,但又不知怎么总是憋着不敢多问几句。那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看得沢田言纲内心一阵好笑。

  “纲吉。”他喊了一句,对方迅速抬头回应一句,眼里还带着尚未褪去的苦恼。

  “想说什么就说吧,你可是个王子啊。”沢田言纲憋着些笑意,看着对方渐渐泛起点淡红的耳垂差点笑出来。

  “诶、可是——”沢田纲吉腼腆地笑了笑,挠着脸颊吱唔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干脆自暴自弃一把拉过沢田言纲的手喊了出来。

  “你能当我的舞伴吗?”

  “啊?”

  沢田言纲愣了,他倒是没想到对方憋了好几天的话就是这个,满脑的想法顿时卡壳,只能做出无意义的回答。

  “我我我、我就是说着玩的言纲你当我没讲过吧!”沢田纲吉一见他的反应立马就要收回前言,挥舞着双手其余掩饰自己的慌张与失落。

  哪有这么没架子的王子啊。

  沢田言纲回过神来几乎笑出声,事实上他也这么干了。他也没管什么尊敬不尊敬等级不等级了,抬手屈指往对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弹。

  “荣幸之至。”

         -END- 

  
 

  

  

  

/2727
/双模特设定

  听说要换新搭档了,是个新人呢。
  沢田纲吉正挑着碗里少得可怜的肉末,跟着助理的议论声听了一耳朵后便不感兴趣地低下头继续戳着绿油油的青菜。
  好想吃天妇罗啊——
  他毫无形象地瘫倒在位置上,感觉自己的灵魂都是干瘪瘦弱的。前两天和山本偷偷跑出去加餐结果被万恶的经纪人发现了,后果就是接下来一周都只能吃所谓的“营养餐”。
  身边突然响起了一声极短促的笑,沢田纲吉半死不活地扭过头却发现是个生面孔。对方极其惹人注目的赤金眸子里染着点零碎的笑意,虽然唇角的弧度仍是板直,但沢田纲吉却感受到了对方的善意。——当然在他看到对方手里端着的餐盘后内心简直受到致命一击。
  天妇罗、蟹柳、八爪鱼、吞拿鱼手卷……堆在盘子里羡慕得他直咽口水。
  “听reborn说你最近在减肥,那么我就不客气了。”沢田言纲径直坐到对面,取出筷子埋头苦吃,偶尔还递过去个满足的眼神。那坏心眼的模样简直气得沢田纲吉牙痒痒。
  什么烂鬼善意啊白瞎了我眼。
  沢田纲吉眼神死地夹起青菜,塞进嘴巴里麻木嚼了嚼,最后一口干完另一个碗里寡淡无味的清汤,浑浑噩噩地回到片场。
  下午的拍摄任务并不是很重,知名时尚杂志 《FLAME》的新系列走的是休闲风。沢田纲吉换好本季的主打休闲单品坐在化妆间让化妆师来蹂躏他的脸,没一会便发现今天中午让他感受到来自宇宙的恶意的沢田言纲也进入了化妆间,并且还十分熟络地坐在他身边。
  他睁着一只眼瞄向对方的服装,白色的半长袖上衣印着简洁醒目的“KEEP CALM”,和自己的“STAY WARM”倒是配了个套,或许说本身就是一个配套的系列。
  拍摄期间沢田纲吉止不住地讶异着沢田言纲的表现。对方的镜头感很好,基本能够瞬间会意摄影师想要的效果,连带着沢田纲吉也迅速进入状态。
  沢田言纲放松地站在空白的背景板前,抬手轻轻压下黑色的帽檐,掩住了右眼。唇线绷直而后带着点漫不经心的意味勾起一层的唇角,嚣张而又帅气逼人。他按照摄影师的指示没有看向镜头,于是视线便飘飘乎乎地落在了坐在小板凳上候场休息的沢田纲吉。
  双人拍摄时摄影师大致说明了下想要的效果后就放他俩自由发挥。沢田纲吉转着眼珠思考了片刻后丢了个眼神给沢田言纲,也不管对方懂没懂便干脆盘腿坐下,眼神放空用一种接近神游的方式面对镜头。沢田言纲挨着他坐下,支起一条腿撑着手臂,表情同样浅淡,却在摄影师按下快门的一瞬间偏过脑袋看向沢田纲吉。
  这样乱来的效果却意外的好。两人表现出的模样同衣服上印着的英文截然相反,但却更加抓人眼球。摄影师看着取景器满意地点点头,负责人大手一挥便宣布今天的任务完成了。
  “哎,等下带你去吃好吃的。”卸妆时沢田言纲趁着两人的经纪人都不在的空档向沢田纲吉发出邀请。
  “噢,我减肥。”沢田纲吉翻了个白眼,他可还记着今天中午的事呢。
  结果最后还是一起跑去背后小巷的面馆里吃了个爽。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