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抱着撒野不肯撒手。

吃饭吃饭。

/冰秋
/现代师生paro
  
  饶是平日再怎么爱端着架子装B的沈清秋也没有想到,自己这班主任的位子还没捂热,班里的熊孩子才刚刚认了圈脸,就捂出个小可爱洛冰河。那孩子平时看起来是个温柔多情的模样,哪承想前些日子被他一时没忍住捋了把脑袋后像是开启了什么神奇的开关一样,人前仍端着副彬彬有礼的笑脸,人后就……一言难尽。
  沈清秋这会儿正窝在办公室里捧着快餐盒边吃边改卷子,掀过红彤彤一片叉的宁婴婴的考卷,他忍不住长叹一声。萝莉可爱固然让人心情愉悦,但在考试上可爱也不加分啊—— 他在内心咆哮,顺带在一旁的本子上圈出宁婴婴的名字做上重点标记。
  洛冰河怀着抱着个纸袋在门口探头探脑时便见自家老师皱着眉长吁短叹,立马凑上前找存在感转移他的注意力。他瞄见桌上放着被扒拉了一半的盒饭,顿时涌上些许委屈。
  “老师……说好要做饭给你吃的…”他黑亮的双眸蒙上一层浅浅的水雾,瞧上去可怜巴巴活像是被欺负了一般。
  沈清秋最见不得他这副将哭不哭的委屈样,哪还管什么烂鬼考卷,当下撇开早先赞扬过味道不错的盒饭,拉着洛冰河坐到身旁,打开保温盒夹起块鲜嫩多汁的牛肉就往嘴里塞,含糊地解释:“这不是太饿了吗——”他用余光瞥见哭包洛冰河重展笑颜才慢下猛虎扑食的速度。
  实际上之前的快餐已经让他吃了个六分饱,现在还要再多吃一份冰妹特供的超级豪华爱心午饭不免有些力不从心。但见洛冰河满脸欣喜地看着他,这筷子倒也没法子放下了。沈清秋转转眼珠,福至心灵想到了个绝妙的好办法。
  “冰河,你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吧。”沈清秋挑起个话题,得到对方懵懂的回应。
  “既然如此,少年人更应多吃一点。”他笑得一脸慈祥,舀起一勺子饭菜递至洛冰河唇边,语气间满是诱哄的味道。
  反观洛冰河,瞅瞅自家老师关切的表情,再瞅瞅面前尚蒸腾着热气的饭食,这一犹豫倒是让沈清秋一时间心里七上八下。他算是赶个潮流体验了把骑虎难下的感觉。你说这算个什么事嘛,吃吧,撑死自己;不吃吧,这小哭包一耷拉脸自己又得心疼。说来说去最后难受的还是自己。难不成还指望着今天撑死一个沈清秋,明天还有千千万万个沈清秋赶着来接替他继续撑吗。
  结果洛冰河一脸受宠若惊地吞下饭食,晶亮的黑眸中漾着的幸福感几欲卷成了海浪向他袭来。沈清秋暗恼自己傻B的同时不禁再次笑了笑。这孩子让人不宠不行啊。
  最后当洛冰河反应过来时,沈清秋已淡定地喂他吃完了一保温盒的饭菜。他刚想说点什么,却被一个饱嗝取而代之。这下本就泛红的双颊迅速蒙起一层更深的艳红,他手足无措地站起身想借收拾残局来掩饰自己的窘迫。刚伸出手便被沈清秋握住,稍一使劲便使他重心不稳倒过来。沈清秋搂着僵成一根棍的洛冰河,右手大力揉了揉对方软软的黑发,笑得愈发肆意。
  这孩子啊……教人如何不宠他。
                                                       -END-
 

评论(3)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