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草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抱着撒野不肯撒手。

南柯一梦

/冰秋
/参照《寻梦环游记》
/设定:现代洛冰河X修仙沈清秋
/疯狂OOC预警
  
  意识似乎被什么牵引着往一个方向走去,或许该称此为飘也无错处。沈清秋睁着眼盲目地往前移动,四周灰蒙蒙一片,教他想辨认这是什么地方也仅是徒劳。但冥冥之中他猜,或许这是通向阴间的道路。
  毕竟“沈清秋”死了。
  早先扑倒洛冰河怀里说自爆就自爆,爽快至极——那是他知晓向天打飞机那家伙早早帮他布置好了金蝉脱壳的局,死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走个形式。结果就目前形式看来,他这是——死透了?
  沈清秋尚未来得及细想,再一瞅周围便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斑斓多彩的通道,往后只余一片虚无。他只得继续向前。没由来地回忆起小时候的洛冰河,小小一只尚不及他胸口的高度,总是一声不吭地接下同门师兄故意刁难他的脏活累活,得到一句随口的夸赞便欣喜得如获至宝。
  冰河他……指不定得哭鼻子吧。
  沈清秋漾起一抹极浅的笑,不觉间似是穿越了一道屏障,便被眼前是景象惊骇得愣在原地。
——这分明,是他原先所处的现实世界!
  筑起的幢幢高楼挤在街道两侧,巨大的广告牌滚到播放着“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共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社会”“低碳环保,绿色生活”,街上人来人往,小黄车在人群里灵活地穿梭,俨然一副深入贯彻落实可持续发展观的繁荣景象。
  沈清秋呆在原地不一会儿便有两个穿着制服的“人”飘飘荡荡地过来确认他的个人信息,然后领到了无户口集中区。
  怎么会无户口?难不成洛冰河那小子怪自己不提前打声招呼就自爆?
  沈清秋百思不得其解,甚至顺着奇怪的方向猜想,洛冰河是不是怀恨在心所以定期把自己刨出来鞭尸,连个牌也不上……不不不,也许是像向天打飞机写的那样削成人彘了?他恶寒,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为自己身体的悲惨下场哀悼。
  集中区这片同样热闹得很,但他并没有见到像他这样一身青衫绾着发的“古人”,难怪他往哪走都会引来一阵注目。混了个两三天沈清秋可算是和周围的魂摸了个脸熟,有吃有喝的也互相照应一把。他不时溜达到隔壁街寻点酒吃,回来往往抱了一怀杂七杂八的玩意——论一副好皮相的重要性,沈仙师装B课堂开课啦!
  身为一只鬼,沈清秋对时间反而没了什么概念,顶多在清明这天恍然发现已过了将就一年感慨个“时光飞逝,日月如梭”。死后的时间也在这天热闹起来,虽不至于如西方那样过得精彩万分,但也处处装扮了一番——唔,挂的全是白布。沈清秋也没闲着,被隔壁的老大娘揪去帮忙装饰屋子,还被对门裁缝大叔扯着整了件雪白的新衣裳,配上把小破折扇,瞧上去愈发仙气飘渺。
  于是沈仙师摇着小白面纸扇,端着副清静峰峰主的架子上街耍了。接连向已熟识的魂们打招呼,谦虚客套几句“谬赞谬赞”,他终于拐到了一处较僻静的小巷。往里走几步便有浓郁的酒香窜了过来。他正准备挑开门上悬着麻布,一只白皙而指骨分明的手便期然与他相抵。
  翻起的门帘掩不住沈清秋骇然的神情,他直愣愣地盯着对面模样青涩的少年人,久久不语。
  “……洛…冰河……?”声音如哽住一般,嘶哑地很。
  这分明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洛冰河,本该在人间自在快活,享受青春,怎么会在这?且一头利落的。短发,一身简单的卫衣长裤,活脱脱一副二十一世纪社会主义好少年的样子。沈清秋再略一屏息探测,察觉出对方周身环绕着的浓稠生气,张嘴便是破了调的讶异。
  “——活的?!!!”
  摁下一系列废话不说,沈清秋好歹是从面前这瞧起来纯良至极的洛冰河嘴里完整地撬出了他的信息。
  生在二十一世纪的五好少年洛冰河在社会主义的光芒照耀下不缺胳膊不少腿地长到了十五岁,家境尚可父母健在成绩优秀为人正直却放着高中不考非要去念新东方,说是爱做饭爱得深沉最喜花上半把个小时煮上一锅粥。因为这个和家人险些闹翻,清明节在墓园门口吵了一架跑出来结果脑子一懵就到了这儿。
  沈清秋听完后满脑就剩下了“我嘞了个大草”在刷屏。他猜想了无数中可能却愣是没想到居然如此无厘头,也只能在心中大喊一句“服气”。
  对方到也是心大,冷不防来到死后的时间竟无半点忧虑,反倒一副“既来之则安之”的模样,甚至想跑去街上的酒楼学做菜。幸好心善的酒铺老大爷慢悠悠地吃了口酒,提醒了一句:“要是生气散尽,你这小娃子就真死了。”
  没奈何,沈清秋提拎着眼巴巴看着他的洛冰河飘回了集中区。
  “先生、先生——”洛冰河揪着他的衣角,”为什么我觉得你这么眼熟?”
  那是因为《狂傲仙魔途》里的你和我朝夕相处了十几年还被我养成了个小基佬啊宝贝。
  这般腹诽着的沈清秋面上却是半点不显山露水,只是故作深沉道:“缘,妙不可言。”
  “那为什么,总有个声音在我脑子里说我应该叫你‘师尊’?”洛冰河问。
  沈清秋险些脚下一滑,——噢不,他都没脚呢,——面上仍端着淡定:“你若喜欢,叫上一叫也无妨。”
  也是洛冰河便撒欢儿似的叫了开去:“师尊——师尊——”
  字字声声,当真是入了情。
  兜了好一圈沈清秋才寻到了人事部,对方瞅见活生生的洛冰河也是惊愕了一阵。查了老半天的资料才告诉让将活人送回现世的方法。
  “有血缘关系且尘缘未绝的人才能成功吗……”沈清秋沉吟。那他喝过洛冰河的天魔血算不算得上是“有血缘关系”?“尘缘未绝”这点他倒是符合了,先前有个神婆模样的老妇瞥见他还神神叨叨地念了一通。不过他也懒得拖着洛冰河满世界地去寻亲,干脆试上一试罢。
  “我把祝福送给你,”他将手指轻轻点在洛冰河的眉间,伴着话语隐隐亮起了绒绒的光,“回去吧,回到属于你的世界,好好……活着。”
  活着,便无需再忆起在此发生过的一切,亦无需记得沈清秋的存在,无需念起“师尊”一称。沈清秋欠得你太多,怕是无法还清了。将此当做南柯一梦罢。
  他微笑,眸光平静,注视着洛冰河的身影如同斑白的柳絮,打着旋儿四散消逝。对方愕然的表情似仍存温度,印在他眼中微微发烫。
  你是洛冰河,却也是与沈清秋无缘的洛冰河。
  沈清秋软下手臂,顿时意识一阵模糊,在人事管理员惊异的叫喊下缓缓闭眼。
  不过南柯一梦。
                                                             -END-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