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大草原

吧唧一口沢田纲吉。

坠落

/冰秋
/ooc嘎

  师尊说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人和魔是平等的。”
  于是洛冰河对此深信不疑,甚至奉其为人生信条——直到漠北君唤醒他的血脉,直到沈清秋提着修雅剑出现,直到他已被逼至裂缝边缘,——他仍旧、仍旧没有背弃这句话。
  然而沈清秋却举起了剑,一如主人般清冷的修雅泛着寒光,映出了他冷峻的神情。洛冰河却在沈清秋黑沉的眸中看见了自己,狼狈的、天真的,甚至是卑微的。
  即使沈清秋朝他扬起了剑锋,他仍怀揣着极其微弱的希望。他厌恶背叛,所以时至今日、至此时,他仍旧坚守着,仍旧相信着。
  “是你自己下去,还是我赶你下去。”
  一切消失殆尽。
  梦突然就醒了,曾经的温馨与欢笑就像泡沫一般,在时间的鼓吹下越胀越大,如今啪地破灭,只剩下那双冰冷的、染着失望的黑眸。
  洛冰河用力地吸了几口气,冷涩的空气进入体内却抵不过心脏处呼啸的疼痛。额间热烫,烧得他双唇止不住颤动,许久才将已在齿间咀嚼无味的话语吐露。
  “人与魔是平等的。”破碎的字句如同从喉间奋力挤出,带着浓烈的血腥味,“为什么……为什么师尊要骗我呢?”
——为什么,你要背弃所说过的话?
  为什么,你要背弃我?
  回应他的,是破空而来的修雅剑。早先明明斩杀了那么多魔物,剑身却依然雪白如初。
  那么我的血,——我身上罪孽深重的天魔血,是不是同样没有资格停留在上面。
  洛冰河木然地看着冰冷的剑刃刺入胸口。他是应该感觉到疼痛的,然而痛觉却在这一刻失去了作用,听觉、嗅觉也随之而去,唯剩下视觉,执拗地盯着面前白衣染血却仍秉持一分风骨的沈清秋。
  师尊,
  师尊——
  师尊。
  我注定是那个不被期待的人。
                                                           -END-

大嘎好,又是一把小刀刀,已严格按照“刀子食用手册”料理完毕,含糖度zero 谢谢品尝(⑉°з°)-♡

评论

热度(43)